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全球陷落 > 第152章 退役

第152章 退役

 好书推荐:
    “嗯。”韩泽回过头,应了一声。

    杨陌闻声皱了下眉头,有些不太放心地犹豫道,“可营长那边……”对于齐宏的态度他也是清楚的,昨天的战前会议上韩泽的所作所为真的触怒了齐宏,以齐宏的个性恐怕不会让他们如愿。

    韩泽看了眼昏睡的秦轩,轻出一口气,“放心,他会的。”

    ……

    翌日清晨。

    仿佛是因为大战的落幕,天气也突然拨云见日,连着一个多月笼罩在大地上的阴霾被和煦的冬日暖阳驱散。一碧如洗的晴朗天空下涌动着难得的清新气息,给后城市化时代添上一抹自然之色。

    在这背景下,狼咀军营也洗去了肃杀,在收操的号子声中透出几分朝气。

    韩泽一身常服笔挺,拿着电子板朝营部走去。因为昨日才经历一场战斗,今天出操的时间有些晚,以至于都八点多钟了,营内还人流涌动。

    不少人更朝着他投来了疑惑的目光。

    按理说,没有特殊活动,作为执行地方协防任务的狼咀军营从不会穿常服,就算上次项平过来举行表彰大会,官兵们也是统一的作训服,连齐宏也不例外。

    可现在,韩泽居然穿着一身常服去往营部,其中原因不禁让人感到好奇。

    面对四处隐晦的目光,韩泽并没有在意,慑于他在狼咀协防营中的凶名,也不会有什么人上前招呼敬礼,就这么一路进了营部,来到齐宏办公室的门前。

    他看了眼门牌,然后伸出手指,敲门——

    咚咚咚。

    ……

    齐宏昨天一夜没睡。

    他躺在房间的床上辗转反侧,夜空中零落的星光透过窗子洒进屋内,比往日更显得清冷。然而更加让他感到冷的却是白天张智楷告诉他的那些话。

    “那头生物龙是韩泽一个人杀的。”

    齐宏从来都认为自己是一个非常稳重、镇定的军人,但是那一刻,在听到那样一句话的时候,他坚韧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了。那一瞬间,无数复杂难明的情绪从心底喷涌而出,直灌入脑袋,搅得他头晕目眩,难以自已。

    韩泽的能力,超出了他的预料。

    尽管他早就对韩泽进行了高估,在大型变异体调研,在狼咀防御战,在表彰大会。但是直到现在他才发现,自己仍然没有真正看清这位年轻下属的实力。

    那头生物龙所代表的意义,没谁比他和张智楷更清楚了。在sda和狼咀协防营都束手无策的时候,韩泽站了出来,虽然不知道他用了什么手段,但事实就是韩泽亲手并且以最大的个人力量干掉了这头象征巨大利益与风险的怪物。

    内心的情绪告诉齐宏,就算韩泽有这样的战功,也必须惩罚他,让他知道什么是纪律和威严!

    但理智却扼住了内心的喉咙,然后狠狠地掐死了它,瞪着眼睛对齐宏说,你应该向他示好,他不是你这个层面的人可以拿捏的对象,迟早有一天会爬到你的头顶,需要你仰其鼻息。看到张智楷的表现了么,他的态度说明了一切。

    如果将冲突扩大,在关系通天彻地的sda里就会有一个人与你交恶,那绝对得不偿失。

    齐宏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张智楷离开时那句“尽可能满足一下他的要求”已经很明显了,他承韩泽这份战功的情,自然不能眼睁睁地看自己耍手段。

    可是,真的就要这样么?

    咚咚咚!

    响亮的敲门声将陷入沉思中的齐宏拉回了现实,他捏了捏眉心,颇有些疲惫道,“进来!”

    房门打开,脚步声随之响起,一道瘦高的身影出现在齐宏的办公桌前。当看清来人面目,齐宏的动作微不可察地一滞,来者不是别人,正是他烦躁思绪的源头,韩泽。

    今天的韩泽比往日精神很多。

    脱下宽松的作战服,一身冬季常服将韩泽一米八一的个头修饰的异常挺拔精悍,放在任何一支军队中都当得上军容军姿的标兵了。

    “什么事?”齐宏只是扫了一眼,便翻弄起桌面的文件,随口问道。

    对齐宏掩饰心情的动作,韩泽没有多想,便将手里的电子板递向办公桌,公式化地答道,“报告营长,这是我和六连副连长杨陌的退役申请,请您批复。”

    听到这句话,齐宏手中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接过电子板,面无表情却异常仔细地将上面的文字一一浏览。

    屋内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十分安静,只有外面偶尔传来的车辆声响,甚至是两人悠长的呼吸声音。韩泽定地望着齐宏,望着他眼里神色的几度变化,最后全部消散。

    “真的决定了?”半晌,齐宏忽然道。

    韩泽点点头,“报告营长,是的。”

    “好吧,人各有志也留不住你。”齐宏轻轻一笑,似是有几分释然,随后拿起电子笔在上面签了字。他将电子板递给韩泽,又开口问道,“离开军营打算去哪,外面可很不太平。”

    “暂时没有打算。”韩泽摇摇头。

    齐宏明白似地点了下头,抬眼道,“正好,过几天有一趟义阳方向的军列过来,将大型变异体的生物样本运往云港基地,那附近有个大型安全区,你们可以搭乘军列一起过去。”

    韩泽本想拒绝,但是一想到肖颖还在云港。最重要的是,梁占斌应该也在那里,关于生物龙和蓝晶吊坠的事情,或许能从他那里得到一些答案。

    想到这,韩泽点下头,“是。”

    话说到这里大概就算结束了,韩泽朝齐宏敬了一个军礼,转身向门外走去,也就在这时候,齐宏的声音突然在他背后响了起来。

    “韩泽。”

    听到声音的韩泽顿住身形,还没来得及转身,齐宏的话声又继续响起——

    “如果没有那天夜里的事情,你还会坚持离开狼咀么?”

    会么?

    当然会。

    在韩泽在三里桥得到父亲遗留下的那些信息后,他就已经无法继续待在狼咀了。更何况生物龙和这用常理无法解释的蓝晶吊坠的出现。这是他心中仅有的执念,若非这些,也许在灾难爆发的最初几日,他就已经自甘死亡了。

    在这世界,韩泽从未成为合格的涉世者。

    他的生命和价值一直以来都如飞扬的飘絮,无根也无归处,被打落尘土踩成一团污泥,随着雨流冲进下水道,与黑暗和幽冷混合,再不见茫茫天日,直到来自父亲的那条短信。

    至于齐宏的挽留,他在乎过么?

    韩泽重新迈开步子,推开房门,身影渐渐消失在门外。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