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全球陷落 > 第111章 梨子哪来的?

第111章 梨子哪来的?

 好书推荐:
    韩泽没想到,罪魁祸首竟会是一只梨子。

    有了突破口的调查行动进展飞速,先是杨陌在军营调查出所有感染士兵都曾食用黑楼送来的梨子;再是秦轩发现平民区的感染者不是参与了搜索队,就是吃过他们的梨子。

    答案十分明显。

    全都是因为梨子!

    韩泽也才想起,梁占斌曾说过,致变素会溶解于某些有机酸,形成积淀,在特殊情况下再次挥发分解。

    而梨子显然就是其中一种。

    含有致变素的梨子被食用后,进入了士兵和平民的体内,由于某些特性而集中于半夜时分反应,才导致变异人暴乱事件的发生!

    如此看来,幕后黑手也显而易见了。

    得到答案的韩泽马不停蹄,立刻带人进入平民区。

    ……

    平民区,黑楼街道。

    等韩泽赶到的时候,黑楼已经聚集了不少人,李晓杰、蛇仔还有秦轩一行都在。除此之外,还有几个被打得鼻青脸肿的男人。

    韩泽瞟了一眼李晓杰,没有说话。

    看得出来,李晓杰现在的心情很差,很差。

    因为无论怎么看,黑楼主动把一大批有毒梨子送给军营,都是一个无法洗脱的陷害嫌疑。

    而且,这件事还经过他的首肯!

    和韩泽打交道越多,李晓杰越清楚军队的铁腕和威慑力。狼咀协防营二百多人的损失注定要算在黑楼头上,那个从未路过面的齐营长绝不会比韩泽好相与。

    这次,真的捅了大篓子。

    越这么想,他就越慌,看那几个手下也越发愤怒,如果不是他们这群不知死活的混蛋,事情又怎么会发展到这个地步?

    但世上,没有后悔药吃。

    “你叫什么名字?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韩泽走到一个跪着的汉子身前,平声道。

    那汉子自然认识韩泽。

    黑楼的人,没有不认识韩泽的。

    他战战兢兢应道,“韩长官,我叫余…余南,我真的没有陷害长官们啊!”说着,忍不住就要哭出声来。

    韩泽皱了下眉,抬手敲在他的脑门——

    “你,把知道的都说出来。”

    余南哆嗦着,强忍着惧意,缓缓开口道,“是…是一个叫王二的人找到我们,请我们帮忙提供车辆组建一支搜索队,并答应了不少好处,目的地是一个梨园……”

    ……

    “王二,你这可以啊。”余南坐在车上,挑着眉道,“这么大一片梨园,少说得收千把,回到平民区你不发了?”

    王二赔笑一声,“哪能啊余哥。”

    “这都入冬了,梨子没多少,能有三两百就不错了。不过余哥放心,您哥俩的两成绝不会少!”王二站在车边,对抱着枪的余南谄媚道。

    余南闻声哈哈一笑,“那多不好意思!”

    “还是老王你够义气!”旁边汉子伸手拍拍王二,大笑着接了一句。

    梨园很大,十几个拾荒人前前后后花了大半天才翻找了一遍,不过收获着实不少,除了极个别小的,有卖相的接近五百个。

    这也算是大丰收了。

    临近傍晚,搜索队满载而归。

    三人分完东西,余南和同伴汉子都得了五十来个,足足装了两大包,两人笑得是满脸开花。

    余南更是拍着胸脯道,“嘿嘿,老王你这兄弟我认了,以后有啥事叫上我,在这一亩三分地上,我黑楼余南这名号还有点重量!”

    “算我一个!老王这兄弟值得深交!”旁边汉子也搭了句腔。

    听到这话,王二顿时不好意思地笑笑,搓着手道,“那老弟谢过两位大哥,嘶~正好也有点事想请两位大哥帮忙。”

    余南两人闻声,脸色顿时略微变了下。

    “咳,连老弟你都要请人帮忙,老哥说不准也没办法。”余南咳嗽一声,面不改色道。

    王二只是赔笑,“老哥肯定行的。”

    “老弟就是想请老哥帮个忙,把这些梨子送给军营。”说着,他指了指车厢里堆放的梨子,“咱平民区谁都知道,黑楼和军营关系最好,不瞒你,老弟我之前冒犯了一位军官,送点礼讨好人家。”

    听到前一句话,余南的眼睛瞬间亮了。

    要是通过黑楼送给军营,那他们还可以贪扣一些,这批梨子可值不少钱。但是听到后一句,又不得不谨慎起来。

    “老弟你冒犯谁了?”余南小心问道。

    “韩泽韩连长。”不过王二赶紧补充道,“但两位老哥放心,我连碰都没碰过人家,反而是自己这条腿被打折了。”

    说着,他还苦着脸指向那条不利索的腿。

    “哈哈,原来老弟你就是黑楼前被打的那个小子。”余南忍不住笑了声,这下他放心了。

    那晚的事情整个黑楼几乎都传遍了。

    真正得罪韩长官的是那位熊哥,不过已经被打死了。至于王二,估计韩长官都没把他放在眼里,有什么好怕的。

    想到这,余南拍拍胸脯,一脸豪爽——

    “放心,交给老哥我!”

    ……

    “事…事情就是这样,后来就都上交给了军营,韩长官,我真的没有陷害部队啊,都是那王二干的!”余南说完,又满脸鼻涕泪地哭诉道。

    韩泽相信他没有说谎。

    但是,责任终究有人要承担,他挥挥手,“这两个人带走,押回军营。”

    “韩长官,我冤枉啊,求你放过我!”

    “大哥,救命!我们是冤枉的……”

    但士兵却不会听他们啰嗦,径直上前把五花大绑的余南和那汉子提了起来,转身出门押上了装甲车。

    李晓杰默然不动,脸色依旧难看。

    这似乎是昨夜暴乱事件后他唯一的表情。

    随着余南哀嚎声的远去,场中气氛又凝重起来,半晌,李晓杰终于主动出声,“韩连长……”

    “叫我韩泽就可以。”韩泽瞥了他一眼,直接打断道。

    李晓杰眼睛顿时微不可察地一亮。

    不知怎的,他的神情忽然好看了一些,“韩泽老弟,这次事情黑楼责无旁贷,协防营的损失我们也会负责到底,一定会服从部队的安排。”

    “嗯,希望如此。”韩泽点头道。

    旋即他转过身,看向众人,“那么回到正题,王二现在又在哪里?”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