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第189章 宫宴

 好书推荐:
    腊月十八,太后娘娘的生辰,这天的天气非常不错,晴空万里,天上飘着几朵白云,连天气都感觉变暖和了些,全京城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景象。

    宫里,御花园内已经聚满了人,由于天气太好,寿宴从大殿临时换到了花园,虽说寒冬,御花园内却摆放着各种鲜花,争奇斗艳,花团锦簇,最不受影响,当是该在这个季节开的腊梅,一树树,一簇簇开在树间,散着淡淡的幽香。

    时辰未到,太后娘娘,皇上,皇后,皇子,王爷以及后宫的妃子们都还未到,只要高门小姐,夫人,及一众公子和大臣早到的三三两两的站在花丛里,树阴下说着闲话。

    说着说着,不约而同大家的话题就扯到京城最近发生的一件大事上,那就是周丞相家嫡长女周玖,那个以前懦弱的大小姐却不知怎滴入了王璃爷的眼,如今璃王府已经下聘,她已经成了准璃王妃。

    “哎,婉姐姐,他们说的是真的吗?璃王府真的去你们家下聘了?”问话的人正是护国将军府沈家嫡次女十二岁的沈千妙,沈千妙的二姐沈千玲,是秦秋白的妻子,而秦秋白又是周婉的表哥,所以,沈千妙自然同周婉亲近。

    “恩,是真的。”这事是周婉的心殇,自不肯多说,只微微点头应了。

    沈千妙是沈家千宠万爱娇养出来的女儿,人单纯活泼,比以前的周婉还不懂得后宅的那些腌臜事儿,所以,她也没瞧懂周婉脸上不开心的神色,继续道,“我听说婉姐姐您的大姐是未婚生子过的,没想到竟有这样一番好际遇,想那璃王爷定是个心地宽厚的男子,但也由此可见周玖大姐姐是个很有魅力的人。”

    周婉还未答话,旁边的女子嗤笑出声,“也就千妙你会这么说!你不知道这亲事是皇上赐的圣旨吗?皇上怕是看在救命恩人的份上,而且,璃王爷那身子……你们懂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璃王爷的确长得是……好看。如今,不知道有多少人家的女儿的芳心碎了一地呢。”接话的人是秦秋雨。

    “呵……今天是太后娘娘的寿宴,丑媳妇总要见公婆面,婉妹妹,你家那位大姐怎么没跟你们一起来?”旁边的女子又接了话头。

    “她啊?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当日连我爹爹的面子都不给,哪还能给我和我娘的脸子,巴不得与相府划清界线,又怎么会跟着我们一起来?再说,人家现在可是璃王妃,更不会同我们一道进宫了。”

    “真正是小人得志!一个在乡下呆了四年泥腿子不知道在哪学了点东西得到了皇上的赏识,就自以为了不起,把爹娘姐妹不放在眼中,也不知道璃王爷是看中了她哪一点?”另一女子也愤愤接话道。

    周婉是周相家的嫡女,身份贵重,所以,那些高门小姐们逐渐向周婉围拢过来,为了巴结周婉,自然要踩上周玖一踩,沈千妙没想到自己的一个话题,引来了众人对周玖的口诛笔伐,吓得默默了闭了嘴,站在那静静的听着。

    “婉妹妹,你说,你那个大姐今天会不会进宫来?”

    “这……我不知道,应该会来的吧?不过,现在时辰不早了,该进宫的都差不多进宫了!”周婉摇了摇头。

    “她要是不来,可真正是连皇上和太后娘娘都不放在眼里了,不过,也有可能是没脸来吧,毕竟四年前发生的事,我可是听人议论过的,当年可是震惊京城,喧嚣尘上的,她和野男人苟合,怀了野种,连那野种都生下来了,也不知道,璃王爷会怎么处置那个野种?!难道真能容她带着那个野种嫁入璃王府?”

    这话说得就有些狠毒了,周婉看了说话人一眼,这一看,立即明白了,此人可不是忠国候府的大小姐梅雨吗?!

    梅雨长得漂亮,一手琴弹得特别好,可以说是有才有貌,在家很受宠,所以可惜了养得性格刁蛮泼辣,嚣张跋扈,而且,听说,她曾经见过楚璃一面,惊为天人,在那后誓死非楚璃不嫁,但楚璃是个什么情况,谁不知道?

    是个病娇美人,活不过三十岁,忠国候哪里会舍得将自己嫁去璃王府做寡妇,再说,这也是梅雨的一厢情愿而已,璃王爷不喜欢,任凭你再痴心,也是没法入璃王府的,因为璃王的亲事,连太后娘娘都做不得主的。

    人呐,就是这样,以前,高门贵女或多东少的知道楚璃的,或是偶尔见过他的,谁都会因为他的绝代风华,有那么一些旖旎心思,但是楚璃的“十步内,斩手斩脚”的残忍冷漠,以及三十岁会死的身体,让她们那些旖旎的心思藏了起来,如今,突然,那微妙的心理平衡被人打破,而且还是周玖这么个声明狼藉,带着一子的这么一个人打破了,她们心理的不甘心可不是一点点。

    “大家还是不要议论了,这些话要是传到太后娘娘耳中去可就不好了!”秦秋雨到哪都是一脸善解人意的模样,她是未来郡王妃,她的话,众人还是听的,所以大多数人都闭了嘴。

    其实秦秋雨和梅雨二人不但姓名里有同一个雨字,而且,讨厌周玖的心思也是一样,秦秋雨讨厌,是因为周玖曾与荣郡王订过婚,而且荣郡王到现在对周玖念念不忘,自楚荣郡知道周玖要成为自己的皇婶后,经常在家喝闷酒,对秦秋雨也没以前那么柔情蜜意了。

    男人总是这样,得不到的总是最好的!

    秦秋雨眼中划过阴冷,今天周玖最好是不来,若是来了,她定要她好看!

    “表妹,走吧,我们回到位置上去坐着,这开宴的时辰快到了,太后娘娘和皇上也应该快来了。”秦秋雨挽住周婉的手,朝自己的坐位走去。

    此时,刚刚在宫门前下马车的周玖,并不知道自己还未到宫中,就有人迫不及待的想让她出丑了。

    当然,议论周玖的人远不止秦秋雨,梅雨,周婉他们这些人,稳稳的坐在那的高门夫人,也在议论同一件事,意思大多相同,意思是今天太后娘娘的寿宴,周玖这个做儿媳的,到底敢不敢来露面,对于这门亲事,不知道太后娘娘是个什么意思,也不知道璃王爷到底在打算什么,还有皇上,下这个赐婚圣旨给璃王,怕是想打他这个弟弟的脸吧?赐谁不好,竟然赐一个未婚生子的女人,皇室的血脉最不容混淆,那个可怜的孩子还不知道等待他的结局会是什么?不过,奇怪的是,一直和皇上对着干的璃王爷竟然乖乖的听了皇上的话去相府下了聘,真正是让人不可思议。

    当然,有些话是要悄悄议论的,不能明着说了出来,否则会招惹了祸事。

    宫中,太后娘娘一身华服,仪态万方,威严华丽的坐在那。

    “太后娘娘,该启驾了。”秦嬷嬷走过来禀道。

    “走吧。”太后娘娘站起身,扶着秦嬷嬷的手,往宫殿外走去,后面远远的跟着随侍的宫女。

    “老二昨日巴巴的进宫威胁老大,要给那孩子一个封号,真正是胡闹!”这些日子,第五太后派人将楚璃和周玖二人在周家村的事查得清清楚楚,终于知道了楚璃为什么会上门求娶周玖,原来,他本就心悦那个女子,一个王爷装成穷教书的夫子,也只有他做得出来。

    “娘娘,也不知道璃王爷对皇上说了什么,这圣旨还真的写了,说是在今天的宫宴上便会宣读圣旨,诏告天下。”

    “唉……哀家也不知道老二到底是怎么想的,你要娶妻就娶吧,哀家也不说了什么,毕竟他过不了几年就……,这些年有个人陪着,他也不孤单。

    但那个孩子就算是入了他的心,他喜欢,随他母亲进了王府后,收他为义子就是,非得还要那么隆重,要赐封世子位,就算他不能生,但也不能混淆我们楚家皇室血脉,老大也跟着一起胡闹。”

    “娘娘,走一步看一步吧,你和璃王爷这些年母子关系如冰,他七岁后,你的生辰宴他就从未出现过,这一次,他要借你的寿宴做事,就必定要进宫来参加你的寿宴,你还是……先让一步,看看他到底想要干什么?!”

    “罢了,等哀家哪一天双腿一蹬,他们想我管也管不着了。”第五太后无奈的摆了摆手。

    “娘娘,这大喜的日了,别说了丧气话。”

    那边,妇人们,小姐还在议论着,突然这议论声音全停了,众人只见两大一小,男子在左,女子在右,中间,是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被二人一人一只牵着,缓缓的从花园的入口处走了过来,三人的好颜色差点晃花了所有的人眼。

    只见左边的男子,一袭紫衣长袍,腰佩墨玉,头束紫金冠,面如冠玉,凤眼迷离,一身的慵懒,淡若清风,恍若淡云,却掩盖不了与生俱来的尊贵气质,而右边的女子,亦是一袭淡紫衣,眉眼瑰丽,头插金步摇,腰佩暖玉,气势清贵,与旁边的男子相映生辉。

    走在二人中间的小男娃,和男子穿着一模一样的紫色衣衫,凤目生辉,唇红齿白,可爱伶俐,不时与身边的男子说句说什么,逗得男子和女子眉眼温柔,让人一眼看出,那就是幸福的一家三口,任何人也无法插足进去。

    等三人走近,众人脸色大变,那紫衣男子并非别人,而是当今的五王爷楚璃,他身边的女子正是前面被人议论得最多的相府嫡大小姐周玖,二人中间走在的男孩子,想必就是被人称作“野种”的男孩。

    “看,那不是你大姐吗?那个孩子就是大姐的孩子吧?”有人问周婉。

    此时的周婉眼神还在楚璃身上,风华无双的男子身边站着的是别的女子,却不是她,周婉不甘心的点点头,“是我那小外甥!”

    “天呐!她把那小野种带来干什么?想气死太后娘娘吗?!”梅雨惊叫。

    “想必是璃王爷同意的吧?你看,璃王爷对那孩子好着呐。”另一个少女道。

    “咦,是啊,婉姐姐,我怎么觉得那小男孩和璃王爷长得很像呢?你看看,你看看,一大一小,完完全全一样的穿着,就像是亲生父子一样,不会你大姐生的本就是璃王爷的儿子吧!”沈千妙眼神好,盯着三人看了半晌,惊讶道。

    不得不说,沈千妙真相了。

    “怎么可能?如果是璃王爷的孩子?怎么可能到现在认他?”梅雨撇了撇嘴,眼神却痴迷的看着不远处走过来的风华绝代,风姿无俦的男子。

    ……

    也不管众人的惊讶和偷偷的议论,楚璃一行三个走到属于他们的坐位前,楚璃亲自为周玖挪开了凳子,还眉眼温柔的扶她坐下,等她坐好后,再抱着小家伙也坐下,到最后自己才坐下,怎么看都是个好丈夫,都是个好父亲。

    楚璃的动作,引得众人一片哗然,卸去疏离冷漠的他,对着一个女子是那样的温柔,这让在坐的大多数女子嫉妒周玖都嫉妒得红了眼,凭什么是她,凭什么是她一个人独享璃王爷的温柔和深情?凭什么!

    “父王,我要吃葡萄!”周小宝赖在楚璃的怀里,扭着小胖身子,奶声奶气的跟他撒娇。

    周小宝这一身父王让众人惊得瞪大了眼,周玖还没有嫁进璃王府,竟然就让孩子叫了“父王”,天哪,他们一定是听错了!

    “好!”楚璃伸了修长的手,在面前的案上盘子里摘下一粒葡萄,仔细的剥了皮,塞进小宝嘴中。

    “唔……好吃!很甜。”小宝边吃边连连点头。

    “喜欢吃,再吃一颗?”

    楚璃言语温和的问,这孩子从昨晚到现在,一直赖着自己不放,这让楚璃开心的同时,也心酸,他错过了他们母子三年,错过小宝三年的成长岁月,不怪孩子这么依赖他。

    “不要了,再好吃,也没娘亲买的好吃。”小宝摇摇头,他的嘴巴已经被周玖喂刁了,恐怕这个世上的水果再好吃的也不能入了他的眼。

    “哦。阿玖你要不要吃?”楚璃侧目问周玖。

    “要,啊……”周玖点头,然后朝楚璃半张开了嘴,让他也喂她一颗。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