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第一讼 > 第二百七十一章 噩梦示警

第二百七十一章 噩梦示警

 好书推荐:
    第二百七十一章噩梦示警

    “若是被那姓陈的发现……”虽说事情安排的十分周到,可万一呢……万一那个陈留突然间精明起来。

    他们总得有个后招啊。

    “发现便发现了,本王治下,本王想如何便如何。”语气肃然,透着霸气。

    风一觉得这才是自家公子真正的模样。皇子出身,万人之上。发现便发现,若真的被发现,只能怪那姓陈的命不好。反正早晚得收拾,不过早些动手罢了。这么一想,风一顿时生出股豪气来,觉得自己刚才问的问题太过小家子气了,连萧樱一个姑娘家都不会开口相问。

    “属下这便下去安排。明天一定不会出差错。”

    凤戈挥挥手,风一退下。

    其实出不出差错的,并不那么重要……萧樱该知道的,他已经透露给萧樱。只要萧樱顺着这条线索去查,一定能查出他想要的东西。

    眼看着便要到初秋了……十月,是皇帝的寿辰。今年是五十整寿,他做为儿子,是一定要进京贺寿的。

    九月上旬便要动身。

    留给萧樱的时间还很充裕,兴许他们能更早些动身,一路游山玩水去往京城。

    到了京城,便没有这样逍遥的日子可过了。

    还未入京,心中已生烦闷之意……

    萧樱回到小院,丁香听到声音出门来迎,看到萧樱的神情,突然间轻呼一声。“姑娘,脸怎么红成这样?是不是病了?”说着赶忙来探。萧樱摆摆手,安抚道:“没有,就是天气太热了。”热吗?虽是盛夏天,可最近连日阴雨……

    丁香还是亲自探了探萧樱额头,没发现热度,这才放下心来。

    若真的受了夜风,发起热来可就麻烦了。“姑娘这几天早出晚归的,许是累着了,快些回屋里歇息。”说完不由分说拉着萧樱进了屋子,将她安置在窗边的软榻上,又仔细的替她身上搭了件薄被,这才转身去忙自己的活计。

    萧樱本来没有睡意,可是今天回来的早,再加上天气阴沉沉的,有淡淡的凉风顺着窗子吹进来。不知不觉间,萧樱竟然真的沉沉睡去。

    丁香过了片刻来看,发现萧樱睡了,轻手轻脚的掩了房门……

    萧樱知道自己做梦了,也清楚自己是在梦境中。因为眼前的景致她并不熟悉。可她心里却又奇怪的知道这里是哪里。

    这里是秦家。

    她此时站在秦家的大门外……

    隐约有喊叫声透过门缝传出来。四周黑的伸手不见五指,只有那肩红色的大门,透着红通通的光晕。

    好像着了火般。

    鬼使神差的,萧樱缓步上前。

    她其实很怕,她隐约知道院内发生了什么。可是她还是一步步走向大门,然后透过一秀手指宽的门缝向内看去……

    明明应该看不清东西,毕竟是深夜。可是她竟然看见到……

    她看到一队黑衣人在追着四下逃散的秦家人。看着手无缚鸡之力的婢女被砍倒在地,然后又被当胸补上一剑,瞬间气息全无。

    突然间,一双眼睛,一双眼睛透过门缝看向萧樱。

    那双眼睛里闪动着让人心惧的恶意。似乎知道萧樱在偷看,可他毫不在意。他眼睛眯了眯,似乎在笑。然后轻轻启唇……

    他说。他等着她。等着她将他们的恶行公诸于世。

    然后萧樱便被吓醒了,醒后发现自己是被丁香晃醒的。见她睁开眼睛,丁香松了一口气。“姑娘是不是做噩梦了?是魇住了……一直在叫人滚开,滚开。还说一定会找到他们。”

    萧樱这才发现自己一头冷汗。

    自己这一觉,竟然睡到了夜里。

    足足睡了两三个时辰。“梦到抓坏人了。”萧樱言简意赅的说道。丁香不疑有它,在丁香看来,自家姑娘整天翻看卷宗,脑子里装的都是案子,做梦梦到抓人实在正常的很。

    她一边服侍萧樱起身。

    一边轻声说道。“傍晚公子来请姑娘一起用饭,见姑娘睡着,叮嘱奴婢不必叫醒姑娘。待姑娘醒了,想吃什么只管吩咐灶上。”

    萧樱没什么胃口。

    任谁做了那样一个胆战心惊的梦,也会觉得全身汗毛直竖的。

    丁香只得有些担心的下去吩咐灶上给萧樱准备些清粥小菜。“人们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定是白天姑娘想的太多了。以后可不能这么伤神,有公子在呢,姑娘只管安心呆在院里娇养着,何苦要风里来火里去的。”

    “谁让我自己是吃这碗饭的……没事,只是做了个噩梦。你不必服侍我,早些去睡吧。”

    “奴婢服侍姑娘用了饭便去睡。刚才风大护卫来交待,说是明天驿站会有些纷乱,让奴婢明天不要出门呢。”萧樱觉得挺好笑的,丁香如今学会给风一告状了。

    说也奇怪,风一不管真实性情如何,至少表面看起来老实敦厚。

    是个很容易让人心生好感的人。

    风一行事也确实如此。迎来送往的,便没有不夸风一老诚持重的。偏偏遇到丁香,总要刺上几句。

    也不知道二人是不是前世有仇。“风一不会害你的,不让你出门,你便在院中做做女红。”

    丁香撇嘴。心道人都说女生外向,果然如此,姑娘这还没嫁人呢,便已经胳膊肘往外拐了。风一平日不叮嘱,难道她随便出门了?明知道她人生地不熟的,绝不会轻意出门,还来叮嘱她,在丁香看来,是看不起她。

    她还希望萧樱给她撑腰,让她能挺起腰板去怼上风一几句。

    谁想到……女生外向啊。

    “奴婢知道了,姑娘明天出门也小心些。”

    萧樱点头,丁香安静的服侍完萧樱用饭,便有些失落的退了下去。萧樱这方面有点粗心,压根没察觉到丁香的小心思。她脑子里一直在翻转着梦里的场景。这些场景自然是她心里杜撰出来的……可是,就像丁香所说,日有所思,夜才会有所梦。难道……不对,一定是哪里出了纰漏,或是哪一个环节她想错了。

    秦家灭门案的凶手……应该不止是和今天她和凤戈分析出来的那些人家有关。

    毕竟连那些被坑害的人家都没察觉自己被人算计了。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