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795章 你的项链是假的

第795章 你的项链是假的

 好书推荐:
    “这,你这项链是从哪儿来的?”

    木兮将手帕上沾到的灰尘拍干净,将手帕递给南老太太,“这是我亲生父母留给我的。”

    “你的亲生父母?”

    “是的。”

    南老太太接过木兮再一次递来的手帕,在接过手帕后,南老太太的目光因为木兮这张脸再次停住了视线。

    像。

    太像了。

    简直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南老太太毕竟是见过各种场面的人,很快在深呼吸一口气之后就稳住了自己的情绪,“孩子,我能看看你的项链吗?”

    木兮伸手解下自己的项链递给南老太太。

    项链递过去以后,木兮见南老太太拿着项链仔细打量的同时,那个眼神和手势似乎对这条项链的每一个雕刻的深度和镶嵌珠宝的位置都很了解。

    站在回廊上面,将这一幕看得一清二楚的寻夏用力咬着唇。

    没想到!

    她真的没想到!

    木兮手上居然有这条项链。

    难道,真正的南锦书就是木兮?

    最令她感到害怕的还是,木兮居然戴着这条项链来找南老太太。

    这摆明就是想拿着自己的身世回南家。

    她怎么能让木兮得逞!

    当年,她为了能做南锦书,她连命都不要,将计就计利用纪优阳的计划坠入那寒冷的海水里,这可是她拿了命去换来的荣华富贵,她绝对不会让这个可恶的女人夺走属于她的东西!

    不……

    不……

    寻夏摇了摇头。

    不可能。

    如果真是木兮的话,木兮不可能知道南家的事情,一定是她想多了,有可能,木兮是碰巧戴着这条项链,又碰巧遇到奶奶,她得找人查这件事才行。

    寻夏咬着唇回头继续看下面。

    在南老太太打量这条项链的时候,每一分每一秒对寻夏来说都是折磨,因为分分钟自己是假南锦书的事情都会被揭穿。

    因为太过紧张,寻夏身体不自觉往前倾,手里端着的托盘撞到柱子上,寻夏吓得赶紧转身。

    自己刚刚发出的声音有没有惊动下面的人?

    寻夏偷偷看了眼下面。

    好像并未引起有人的注意,寻夏偷偷松了一口气。

    捧着这条项链看了好一会,南老太太将项链递回给木兮。

    此时无数个内心预演过的画面闪过木兮脑海,就在木兮激动到眼眶快湿润的时候,没想到对面的南家老太太笑着说道:“都说景城制造闻名天下,果不虚传,你这条项链虽然很像,但,不是真的。”

    “不是真的?”这是什么意思?此时的画面不在木兮的意料之内。

    “你这条项链的款式如果我没认错的话,是复制了一条名为“希望”的项链,只有内行人才能从做工,花纹,甚至是宝石级别看出真假,因为这条项链款式别致,在一次曝光后,全世界各地都在仿制这条项链,我还是第一次看到仿的如此相似的项链。”

    不可能!

    这条项链根本不可能是仿制的。

    她就是真正的南锦书,为什么南老太太会认不出这条项链呢,就算是认不出这条项链,那她的长相,她的长脸南老太太不可能认不出来。

    就在木兮一度激动到要说些什么的时候,南老太太笑着说道:“不好意思,我女儿和外孙还在等我,我先过去了。”

    南老太太离去的背影,让木兮愣了许久。

    为什么,她是真的,南老太太却说她是假的?

    为什么那个长得和南家的人一点都不像的寻夏,却被每一个人当做是真正的南锦书?

    不,她不会放弃的,她绝对不会!她不会就此退步,让那个顶着她身份的寻夏继续期满南家为非作歹!

    南老太太离开后,后背抵在柱子的寻夏满脸疑惑。。

    原来是同款仿制品。

    看来,是她见到那条项链太激动胡思乱想了。

    就木兮这么个乡下来的野丫头,怎么可能是真正的南锦书,东西是假的,就能解释为什么木兮会知道自己的身份这个猜测,看来这一切都是巧合。

    心中的焦虑解开后,寻夏嘴角微微上扬带着一抹笑容往前走去找奶奶。

    走到台阶的时候,寻夏遇到上来的南老太太,立即冲着南老太太笑,“奶奶。”

    “小书啊,你说给奶奶准备吃的,怎么那么久都不回来,害的奶奶担心的很。”

    “奶奶,对不起啦,你快尝尝这个,这个可是景城最有名的糕点。”

    南老太太笑着伸手摸了摸寻夏的脸,“我们小书就是乖,走,我们去旁边吃东西。”

    “好。”

    南老太太和寻夏离开后,因为局面在预料之外的木兮,愣在原地许久,直到自己的肩膀被人轻轻拍了拍木兮才缓过神来。

    “夫人?”

    “木兮啊,你怎么在这里,你这脸色怎么那么难看没事吧?”

    “我没事。”

    “没事就好,客人来得差不多了,一会得和胜勉见最后一面,我们回去吧。”

    “好。”

    骆知秋主动伸手搂住木兮的胳膊,把人的手拉过来以后,骆知秋握着木兮的手背,看木兮的眼神简直就是那种爱屋及乌的喜欢和疼爱。

    在木兮和骆知秋过去的时候,灵堂那边的大厅已经聚集了不少人,就连董雅宁也在那里。

    纪澌钧看到木兮过来了,正要带着木小宝过去,就听到门口传来一声:“简氏集团代表,简语之前来吊唁。”

    这个名号一报上,顿时大厅陷入一阵热议。

    “天啊,简氏集团,不就是个那个大财团简氏吗?”

    “是啊,没想到纪家跟他们也有交情。”

    人群中,坐着轮椅在第一排的董雅宁,听到这个称呼皱着眉想了好一会。

    简氏集团?

    她不记得在名单上有看到简氏的人也要来,况且,她也没听说过,简氏集团还有简语之这号人物,好奇的董雅宁跟着大伙回头看向后面。

    站在纪澌钧旁边的木小宝,看到连纪澌钧都回头望过去,出于好奇,木小宝也踮起脚在看,因为纪澌钧这里看不清,木小宝就往后退,抱着纪优阳的大腿勾着脑袋看。

    听到有大人物代表过来了,骆知秋立即上前招呼。

    在骆知秋过去的时候,已经率先从人群中出来的简语之来到灵堂前面。

    望着朝自己走来的简语之,纪澌钧微微皱起眉心,这张脸,有点眼熟。

    站在纪澌钧身后的费亦行已经认出来人了,语气惊讶,“纪总,这个女的,不就是在涂小姐店里打工那个吗?”

    “原来是她。”那个跟他家兮兮长得有些相似的人。

    “纪总,不好意思,不请自来,希望没能造成困扰和不方便。”来到气场如此强大的纪澌钧面前,简语之说话的时候都有些怯场。

    简氏集团和纪家没有业务往来,按常理说,以简氏的身份地位,不可能会来参加吊唁,这其中必然有什么猫腻,“不会,谢谢。”说完后,纪澌钧比了一个请的手势。

    上来的骆知秋招待简语之,“简小姐你好。”

    “你好,纪夫人。”

    “这边请。”

    “谢谢。”

    在简语之挪步过去鞠躬的时候,一旁的纪优阳盯着那张脸,摸了摸下颚,用胳膊撞了撞纪澌钧,“二哥,你有没有觉得这个女的,跟你女人长得很像。”

    “我妈咪才没那么丑!”但凡是和老纪近距离接触威胁到他妈咪的女人,他都不喜欢!

    “是没那么嫩吧!”纪优阳刚说完两只脚就各遭到站在自己两边的父子狠狠一脚,痛到纪优阳往后退,“哎哟。”

    站在纪澌钧身后的费亦行用手推住纪优阳的后腰,“四少,做人不积德,小心死后连阎王爷都不收你。”

    在人群中第一排的董雅宁,望着这个比木兮年轻,貌美,还有家世的简语之,董雅宁心里的算盘就开始不停转动珠子。

    站在一旁的木兮望着这个简语之的时候,不知道为什么会觉得这个人给她特别亲切的感觉。

    三鞠躬过后,简语之朝纪佳梦走去,“节哀顺变。”

    纪佳梦擦了擦眼泪冲着简语之轻轻点头。

    简语之收回脚步往人群走时,路过木兮,望见木兮的容貌,简语之悄然止住脚步。

    天啊,她怎么会在这里看见一个和她二姐长得如此相似的女人?

    在简语之停下脚步看着木兮时,站在旁边的寻夏,忽然发现,这两张脸,似乎有相似之处。

    “相似”这两个词语,居然让寻夏再一次凌乱不安起来。

    木兮怎么会和简语之长得相似?

    不,不可能。

    心里开始狂乱不安的寻夏紧张到鼻头开始冒冷汗。

    站在南家老太太旁边的南丰璇见简语之停下脚步盯着木兮看,南丰璇立即上前,“简小姐,这边请。”

    出来的南丰璇让简语之缓过神来,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简语之立即冲着木兮点头微笑,随后跟着南丰璇继续往前走。

    木兮疑惑的眼神随着简语之的身影挪动。

    为什么,这个简语之会盯着自己看?

    难道,这个简语之也认识她的母亲或者是父亲?不可能,看简语之的年龄应该比自己还小才对,不太可能。

    看到简语之被南丰璇带走了,寻夏在暗暗喘过一口气的时候,目光扫过木兮的脖子,幸好这个木兮没有把项链戴出来,否则让简家的人看到了,她真的担心,刚刚自己的不安会演变成某些结果,事到如今,她要是不查清楚木兮的真实身份,她是无法安心了。

    纪澌钧弯腰将木小宝交给后面的费亦行,“你带他出去,在外面等。”

    “是。”不让宝少爷参与下面的环节也好,万一宝少爷看到做噩梦那就不好了。

    费亦行弯腰抱起人出去。

    木小宝临走的时候,冲着不远处的木兮挥手指了指外面。

    木兮正要点头,就被走来的纪澌钧挡住视线。

    纪澌钧在大家的注视下走向木兮,主动伸手握过木兮的手把人拉到怀中,随后冲着骆知秋点头。

    得到纪澌钧的示意,骆知秋便跟主持葬礼的人打眼色。

    在主持人的安排下,大家排着队,绕着棺木看魏胜勉最后一眼。

    被纪澌钧搂住的木兮,在走近棺木的时候,木兮双腿下意识发软。

    挨着棺木那边方向的纪澌钧,将木兮往后带用自己的胸膛挡住木兮的视线,避免木兮看到什么。

    他体贴的举动让木兮变得没那么害怕,木兮靠着纪澌钧,在纪澌钧的带领下绕了一圈。

    被赖毓媛推着走动的董雅宁,目光全程都在留意简语之的一举一动。

    绕着棺木的纪优阳看了眼魏胜勉后目光抬起正好看到董雅宁盯着简语之的眼神。

    看来,董雅宁有新目标了。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 六合宝典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