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 > 第217章 是有什么隐情?

第217章 是有什么隐情?

 好书推荐:
    “盼盼,别想太多,我没事。”林浅秋在那头浅笑,可顾盼听起来那声音却很勉强,心里难过,可林浅秋不说她也没办法,不由叹了口气:“浅秋,有什么事可千万别一个人扛,记得告诉我。”

    “对了,你之前说要躲开霍景萧,究竟怎么回事?”就算两人离婚,做不了朋友那就各自生活啊,井水不犯河水,一样的生活下去,为什么要躲。

    林浅秋一直都没想通。

    顾盼咬了咬唇,低低地开口道:“浅秋,我,我怀孕了,宝宝已经六周,我,我想把孩子生下来。”

    林浅秋一听这话,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

    她现在被那个人整天追着,她根本就没心思管其他的事。

    顾盼现在的情形虽然很糟,总归比她好一点。

    “浅秋,你会不会骂我?”听不到林浅秋的声音,顾盼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道。

    “我当然不会骂你!”林浅秋叹了一口气:“不过,你要想好,一个人带孩子会比较辛苦,或者,你也可以找霍景萧谈谈,看能不能不复婚。”

    顾盼低低地笑了一声:“离婚是他开的口,那就说明他早就考虑好的,你觉得像霍景萧那样的人,我开口他就会改变主意了吗?”

    林浅秋沉吟了一下:“要不,你试试和他父母联系一下,问问他们的意见。”

    顾盼愣住:“他父亲不是死了吗?”

    “外界都是这样说,不过,我知道他爸没有死,因为有一次我偷听到霍景萧和别人讲电话,里面有提到霍景萧的父亲,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就知道他父亲没有死。”

    “这样吗?”顾盼心想,既然霍景萧的父亲没死,为什么从来都没有出现过?

    难道说是有什么隐情?

    “要不我让韩驰那个二货给你打听一下看看霍景萧的父亲究竟怎么回事?”

    “不用了,我不想再找他。”顾盼已经打定了独自抚养的决定,所以找霍景萧谈什么都极不正常。

    “行吧,你怎么想就怎么做,就像之前我一直告诉过你的,跟着自己的心走,不要委屈自己。”林浅秋叹息了一声。

    她知道帮不上忙。

    却又心痛顾盼。

    “好,我知道了。”顾盼心里清楚,以后的路会很难走。

    但她会带着孩子好好的走下去。

    “盼盼,我还有事,先不和你说了。”林浅秋说的很急,顾盼都还没来得及开口电话就被挂断了。

    听着手机里传来的忙音,顾盼皱了皱眉。

    总感觉林浅秋有什么事情瞒着她。

    正想着,手机铃声又响了起来,顾盼只当是林浅秋打过来的,立马接了起来:“浅秋。”

    “顾小姐,是我。”

    顾盼眯了眯眼:“任若漓?这么晚了找我有什么事?”

    “顾小姐明天有时间吗?一起吃个午饭吧。”任若漓柔弱的声音传过来,听起来极不真实。

    顾盼淡淡一笑:“抱歉,没时间,有什么话直接在电话里说吧。”

    任若漓那么多的花招,她可不想送上门去被坑。

    “顾小姐是不敢见我,还是害怕见我?”任若漓冷笑一声,声音一下子变得凌厉起来。

    顾盼脸上依旧是淡淡的笑容:“你怎么想就是什么。”用激将法有用吗?没用!

    她根本就不会上当。

    “顾盼,你到底要不要脸啊,都已经离婚了为什么还要缠着景萧!破坏别人的家庭,做小三的感觉是不是很爽?”

    顾盼冷冷一笑:“这话说的不是你吗?我什么时候破坏别人的家庭,做了别人的小三?”她才不屑呢。

    “今天晚上的晚会,你干什么邀请景萧去?”任若漓看了晚会直播,自然也就看到了戴着兔子耳朵发夹的霍景萧,以及拿着牌子的颜志。

    当时她在看到两人的组合时,气得肺都快炸了。

    顾盼那女人不过是一个主持人而已,算什么东西!

    “我可没邀请他。”她当时看到他的时候还愣了一下,她事先是根本就不知道他会来。

    “那他怎么会在现场!”任若漓就是认定是顾盼叫霍景萧去的,气得脸都白了。

    现在所有人都知道她和霍景萧快要结婚了,结果倒好,霍景萧居然做出这样的事。

    估计明天早上一大早起来所有新闻都是帝国太子爷移情别恋,为表衷心现场助阵这样的。

    想到这个,任若漓怎么能不生气。

    她好歹也是流量明星,微博粉丝都好几千万。

    这脸,她丢不起!

    偏偏她又拿霍景萧没办法,只好找顾盼出气。

    “这个你要问他啊!要是没什么事的话,我就挂电话了。”过去任若漓在她心目中还是女神的形象,经过最近一段时间的接触,她就呵呵了。

    女神经还差不多。

    “顾盼,我给你钱,离开G市好不好?”任若漓的语气一下子就软了下来,似乎是在乞求。

    顾盼低低地笑了一声:“任小姐又玩的哪一招?我可没时间陪你疯!”说完,直接就挂了电话。

    任若漓想套路她?

    门儿都没有。

    任若漓咬了咬牙,赶紧又按了重拨。

    不过电话却已经打不通了。

    任若漓气得差点吐血。

    顾盼这女人不仅挂她电话还拉黑她的号码,真是找死!

    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等到心情平复下来,拨了另外一串号码。

    “你在哪里?有件事,我想和你谈谈,现在。”

    挂断电话之后任若漓的心情才好了许多,吸了一口气,起身进了浴室。

    洗了澡,换好衣服出来,化了一个妆,这才拿着包出了门。

    此时,霍景萧正在书房里看邮件。

    刚看完邮件的内容准备回复,放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霍景萧赶紧拿起手机来,接了电话。

    “霍少,顾希明在瑞安医院ICU。”

    霍景萧听完这句话,眼里立马凝了一层冷意。

    “前天刚做完心脏移植手术,昨天晚上出现手术排异,急救过一次,现在还没脱离危险。”

    霍景萧收紧了手指。

    怪不得昨天晚上顾盼会出现在那里。

    “霍少,你看?还要继续跟这条线吗?”

    “不用了,把人都撤了吧。”霍景萧用力的吸了一口气,依旧难以压下心头的怒火。

    三年了,顾盼这女人居然用注销顾希明户口的方法来瞒天过海,他还真是小看了她。

    “那个为顾希明做心脏手术的医生因为涉嫌杀人被警察给带走了。”

    “杀人?嗯?”霍景萧的眉心皱得很紧。

    他究竟错过了多少事不知道。

    “是的。”接着对方就把整件事情说了一下。

    霍景萧脸上的表情瞬间变得阴沉。

    他还真是没看出来顾盼那女人竟然有这样勾人的本事。

    能够让一个男人死心塌地的为她付出,为她牺牲,甚至可以连自己的生命都不顾。

    这究竟是有多深的爱。

    “霍少,你看接下来……”

    “都撤了。”霍景萧说完就挂了电话。

    扔了手机,即使是长长地吐出一口气,也依然感觉喉咙里像是卡着什么东西,吐不出来,咽不下去,十分的难受。

    送走黑夜,很快就迎来了黎明。

    早上一大早顾盼就被简浔的连环夺命CALL给吵醒了。

    睁开眼睛,只觉得头疼欲裂。

    揉着疼痛的太阳穴坐起身,迷迷糊糊的接通了电话。

    “我的小祖宗啊,大事不好了!”

    顾盼刚醒,反应还有些迟钝,不由皱了皱眉:“什么事?”

    简浔经常都是这样炸炸乎乎的,再这样下去,她可能要换助理了,不然不利于胎教,到时宝宝会不健康。

    “你别说你什么都不知道!”简浔难以置信的语气。

    顾盼翻了个白眼:“我都是被你吵醒的,当然是什么都不知道!”

    “行了,你先看看微博热搜和新闻推送消息吧,我去想办法找公关,得尽快把这件事情给压下去,不然对你可不好!”简浔说的很急,少了平日里的那股迷糊劲儿。

    顾盼抿了抿唇,坐起身子拿着手机看了起来。

    微博热搜和新闻推送全都是有关她的事。

    医院堕胎。

    安思死亡。

    席少被打住院。

    现在主持顾盼有约的主持人和她大打出手。

    一桩桩一件件,全都是她最近才经历过的。

    偏偏,所有的事情都属实。

    连争辩都没有用。

    顾盼这下总算明白简浔为什么那么慌乱了。

    看完关掉微博,退出新闻,手机扔到一边,身体靠在床头长长的吐出一口气。

    故意爆出来这些事情的人,除了任若漓大概没有第二个人选了。

    她这是想把她置于死地呵。

    那个女人可真狠。

    正想着心事,手机铃声突兀的响了起来。

    顾盼愣了一下,赶紧抓起手机,看到手机屏幕上显示的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了。

    “顾小姐是吗?我是新星报的记者,想就微博和新闻推送消息的事采访你,不知道现在有没有空?”

    顾盼冷笑,直接就挂了电话。

    然而,很快又有电话打进来。

    顾盼一看,还是陌生的号码,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布满寒霜。

    她接下来大概要被记者的电话给吵死了。

    可是,怎么办呢?

    关机吧。

    这么想着,还真的就关了机。

    关掉手机,仿佛世界一下子就清静下来。

    顾盼掀开被子下床,习惯性的伸了一个懒腰,接着走到窗前,拉开了窗帘。

    二十几层的高度看下去,楼下的人都成了一个个黑影。

    看着那些移动的人们,顾盼的心情很复杂。

    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门外响起门铃声。

    顾盼皱了皱眉,该不会这么快就被人肉了吧!

    虽然担心,却还是收拾好思绪转身朝着门口走去。

    站在门口的显示屏前,看到门外站着的一身休闲服装的男人,一瞬间,心里说不上来是一股什么样的滋味儿。

    霍景萧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其实心里很讨厌他,可当他此刻出现在这里的时候,她的心还是莫名的暖了。

    就在顾盼胡思乱想间,铃声又一次响了起来。

    顾盼犹豫了一下,双手还是不受控制的开了门。

    门开了,两人面对面站着,顾盼的眼眶竟然莫名的就红了。

    看到女人眼眶红红的样子,霍景萧冷哼一声:“不是很牛?哭什么哭!”

    顾盼听了这话,心里所有的情绪一下子全都涌了上来,狠狠地瞪了霍景萧一眼:“关你什么事!”转身就要关门。

    霍景萧赶紧伸手把住门框,沉声道:“这脾气也不知道谁惯出来的。”

    妈的,动不动就给他甩脸,挂他电话,拉他的号码进黑名单,这些事情这女人做起来可是得心应手。

    现在居然摆一副臭脸给他看。

    真想抽她。

    “要你管!”顾盼的眼睛酸涩的厉害,声音微微有些哽咽。

    “看你这样,哭起来可真难看!”霍景萧趁着这时候推开房门进来,直接将女人拽入怀里:“我看你也就只有在我面前横!”

    王八和王九躲在暗处看到这一幕,不由对视一眼。

    “这么快就抱上了?”王九眨着眼睛问。

    “关你什么事。”王八怼道。

    王九摸了摸头。

    好象的确不关他的事。

    不过,门还没关呢。

    万一太子爷一时控制不住做点什么过份的举动出来……

    过么一想,王九赶紧跑过去。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