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529章 汇合与真相

第529章 汇合与真相

 好书推荐:
    时间一转眼,就又过去了两个月,这四个小孩子的状况已经完全稳定了下来,他们才开始安安静静的修炼了。

    云长歌刻意放慢了自己的速度,所以最先突破的是唐舞烟,她将孩子交给了云长歌,让她放在微型宝塔里面。有樱修照顾,她也放心。

    紧接着就是魏应龄、孟一风。

    然后是卫薇安,接下来是孟乐婷和阴黎晚。

    华泠雨和温彦柏最后。

    云长歌见他们都已经去了第二层,这才松了一口气,直接盘膝坐下来修炼。华倾歌也像模像样的坐下来修炼了。其实她应该是第一个突破的,为了防止这四个小孩子还有孟沐安出意外,硬生生的憋着这股劲,只差最后一丝丝的灵力就突破了。

    云长歌和华倾歌迈入这个虚空之后,很快就到了第二层。入眼可及的,都是古色古香的建筑物,并不吵闹,安安静静的,也没有太多的嘈杂,至少现在看起来,还是很舒服的。

    “小歌儿,你终于来了。”华御尧匆匆赶过来,终于松了一口气,将人搂进怀里,“怎么样,感觉还好吗?”他紧张的看着云长歌。

    云长歌忽然笑起来:“我又不是长途跋涉了,怎么可能不好?他们呢?”

    华御尧这才想起来,点头:“你放心,我们有一个自己单独的院子,和在第一层的时候一样。他们都已经在院子里了,我刚刚感觉到你的气息了,所以就过来了。”

    气息?

    云长歌被华御尧这种形容给笑坏了,摇摇头,两个人就走了。

    路上,某少年正准备去买东西,一抬头,就看到华御尧正和云长歌并肩走着,看起来很和谐的样子。他皱皱眉——这不是那个聋子么?身边那个是谁?

    很快的,第二层上来了八个人的消息就迅速的传开了。

    华倾歌因为是个小孩子,所以这群人根本就没有在意。毕竟不管在哪里,似乎都没有小孩子到白阶这么恐怖修为的人。

    第二层已经很久都没有来新人了,所以华御尧第一天来的时候才会那么的轰动。结果这一次,一下子来了八个?这确实是非常罕见的。

    云长歌他们第一个见到是他们曾经见过的老者。

    那老者看着云长歌,皱皱眉,又叹息一声:“真是可惜了。云长歌,既然你已经到了第二层,就要清楚,我们这第二层的人,全都收到了上面的命令,所有人都想要杀了你然后和上面的人邀功,你逃不掉的。”

    云长歌看着老者,忽然笑起来:“谁说我要逃了?哎呀你放心好了,我是不会被抓住的,所以你就放心吧。”她难得的心情不错。

    老者愣了一下:“谁担心你了。”说完,直接扭头就走。

    不过是一个被通缉的可怜虫而已,他为什么要担心她?早晚肯定都会死的,他来只是想要看一看这群人怎么样了,想要关心一下进度而已。

    嗯,没错,就是这样!

    老者一边给自己做心理建设,一边愤恨的回去了。

    云长歌见老者离开之后,和几个人对视一眼,全都笑了起来。

    “你也发现了对不对?”华御尧笑了两声,“我刚上来的时候,还是这个老者亲自来把我领到这个庭院的,说你们都来了之后可以一起住。听说你还没有上来,他很明显的松了一口气。”

    华御尧的声音都没有那么的冰冷了:“其实表面上说一定要抓住你,但是我们接触下来,好像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实施行动过。”

    云长歌点头:“其实说不准我们可以和他交朋友的,但是估计过程会漫长一点,毕竟他看起来挺傲娇,一点都不觉得自己对我们有关心。”

    卫薇安也很是感兴趣:“所以,我们是不是现在还不用提防他?”

    云长歌想了想,点头:“暂时是不用的,但是他如果真的非要和我们作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一行人相视而笑,不再说老者的事情了。

    然后云长歌将微型宝塔拿出来,将四个孩子扔给他们的亲爹亲娘。

    “我说你们,把四个孩子都扔给我们家可怜的樱修,你们确定你们是有良心的吗?”云长歌轻哼一声,“我们家樱修都生气了!”

    其实几个人确实也没办法,小孩子还是脆弱的,在面对一个陌生环境,不知道自己会到哪里去的情况下,自然还是放在微型宝塔里面最安全一些。

    他们承担不了一点点的意外。

    “好嘛好嘛,我们确实有罪。”孟乐婷叹息一声,“你们家樱修厉害又能干,而且还贴心,自然就想要多倚靠她一点,以后不会了,绝对不会了!”

    樱修这才慢悠悠的从微型宝塔里出来:“你们知道就好,所以现在我总能好好的休息了吧?”

    孟乐婷和唐舞烟狂点头。

    樱修就迅速的消失了。

    云长歌将微型宝塔收起来,小心的放好,一行人这才开始在这个庭院里面参观。

    庭院确实很大,容纳下他们这些人绰绰有余,一个个独立的小院子建的非常好,有花有草,有树有假山,简直建设的太用心了。

    如果说老者真的没有任何私心和关怀的话,在看完这个院子之后,他们是不信的。

    毕竟当时华御尧是一个人来的,想要给他搞一个非常小的宅子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老者却给了他一个大的院子,甚至还关心了一下他们的情况。

    啧啧啧,果然从一开始就不是敌人。

    “好了,我和华御尧在一个院子就好了,剩下的院子你们自己挑吧。”云长歌说着,就扑进了华御尧的怀里,开始要亲亲抱抱举高高。

    果然,分离再相聚,云长歌就会变得非常会撒娇,也会很少女一些。

    孟沐安乖乖的跟着自家娘亲和爹爹去看自己的院子了,华倾歌想了想,没有跟去。

    然而这会儿看着自家娘亲和爹爹相处的样子,他忽然觉得自己没有跟着去简直就是一件非常错误的决定。他是个非常大的电灯泡啊!

    华倾歌自己找地方玩去了,把空间留给了自家爹娘。

    两个人亲亲热热了一会,就将房门关上了。顺带着,华御尧设了结界。

    那在街上的少年在回去之后,想了想,还是觉得应该把这件事情告诉风姣虞,再说了,这还可以多一个机会和她相处。

    风姣虞最近对他们态度都不错,一听少年有事情要找她说,她就让人进来了。

    “风小姐,今日我在街上买东西的时候,看到了那个聋子。”少年开口。

    风姣虞抬了一下头,显然在等他说下去。

    “这聋子的身边有一个女子,全程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距离很近,我悄悄跟上去看了一眼,发现他们都进了那聋子的庭院里面。”少年开口。

    虽然说什么都没有很确定的说,但风姣虞还是有些生气了。

    “你确定吗?”风姣虞问道。

    “自然是千真万确,我当时还在想,这聋子怎么舍得出来了。”少年很是迅速的点头确认。

    风姣虞想了想,还是感谢了一下少年,还留下他吃了晚饭。

    等少年走了之后,风姣虞就很快的收拾了一下,出门了。她倒是要看看,这个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

    而且,华御尧不是个聋子吗,难道这个女子喜欢聋子?

    想着,风姣虞就迅速的到了华御尧他们的院子前。

    院子没有设结界,云长歌正洗干净了身子,穿了一件素白色的长裙,长发披散开来,还带着几分湿漉漉的样子。

    华御尧从身后将人抱住,唇角微勾:“你终于来了,不然估计我可能要想办法下去找你了。”他声音温和,眼眸里带着满满的宠溺。

    云长歌轻笑两声,伸手打了一下他的手背:“别夸张了,搞得就像是离开我你就不能活了一样。”

    两个人打情骂俏,气氛非常的好。

    这一幕,自然是被风姣虞看在了眼里。

    虽然距离太远听不出他们具体说的是什么,但是能看到他们两个确确实实是在交流的。

    不是说华御尧是聋子吗?怎么可能可以正常交流?

    难道是因为,这华御尧根本就看不起他们,不屑和他们说话?

    毕竟现在他们两个确确实实是在正常交流的,这个没有假。

    这种被忽视感让风姣虞心理非常的不舒服,她死死的看着两个人,异常愤怒。

    真是该死,这个女的到底是什么人?也是从下面上来的吗?

    而且看他们两个人实在是举动亲密的很,难道这个女子是华御尧心爱的人吗?

    在知道华御尧不是残疾人之后,风姣虞觉得自己还是可以将人再弄过来的,但是这个女子就有些烦人了,是不是应该先找个时间试探一下,然后找人把她给……

    风姣虞的眼眸里带着几分寒光,见他们还在亲昵,甚至动作还有越来越亲密的意思,差点没把自己的牙给咬碎。

    这个女人可真是不要脸啊,居然敢抢她的东西。她一定要把她给除掉,哦,不对,应该说,将人狠狠的折磨致死才行!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网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