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474章 无意外获胜

第474章 无意外获胜

 好书推荐:
    云长歌这个名字,在这一次的对战之后,迅速的响遍了整个上灵界。所有人都知道了这么一个人,她以一人之力,将整个家族强势碾压,要不是她最后收手,估计整个家族都会被直接灭掉。

    这个人完全无视所有的等级制度,完全不畏惧大家族。在这个比拼家世背景的斗灵大会上,毫无根基的她不仅完全没有被劝退,还越发的嚣张,最后直接和整个家族死磕上了。

    云长歌的存在,直接打破了他们心中的固有形象。他们开始反思,难道这么多年一直坚守的规则都是错的?还是说……他们上灵界应该也和中灵界和下灵界一样,以武为尊?

    云长歌这次的震慑效果,和华御尧想的一样。果然在这次抽签完之后,没有家族牛逼哄哄的来威胁她退出比赛了,反而倒是有不少十示好的家族,明里暗里的示意她可以加入他们的家族,他们家族可以给她提供数不尽的修炼资源,还有地位和权势。

    当然了,云长歌很快就明白了为什么这次没有人来威胁她退出比赛了,因为她的比赛对手,是阴威仓。阴威仓已经很长时间都没有出现了,自从上次在皇宫见过那一次之后,他好像是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不仅和凤家没有了联系,而且也和凤灵儿很长时间没有见面了。

    虽然这次依旧也提前抽签了,但是斗灵大会决定放两天假给这些孩子们休息一下。当然了,其实他们的主要目的还是想要那些大家族的子弟们更好的准备接下来的比赛。偏心的意思不要太明显。

    阴家其实一开始在得知抽到是云长歌的时候,是打算直接去威胁的。因为阴家家主常年呆在家里,消息闭塞。走在路上的时候,就听说了关于云长歌的各种事情,一瞬间就有些犹豫了。

    阴家家主找了个附近的茶馆坐下,准备着找人问问。茶馆里面人比较多,他找了个稍微靠里的位置,坐下来要了一壶茶,看着旁边的那一桌说云长歌说的热火朝天,也凑了过去:“你们说的云长歌,到底是个什么人物?我最近出门比较少,好像错过了很多。”

    那人一听这是个还不知道云长歌厉害的,顿时就兴奋了起来,拍了拍阴家家主的肩膀::“你可算是找对人了,那我就详细的跟你说道说道。”说着,他撸了撸袖子,喝了两口水。

    “云长歌这个人本来是从中灵界上来的,无权无势也没有背景,一开始被分配到边陲干苦力的。谁知道人家会炼制丹药啊,炼制的还是其他炼丹师都炼制不出来的那种没有副作用的丹药,人可以无限制的吃,根本不用担心修为不稳。后来人家还亲自证明了她不光会炼丹,还会炼毒药。”那人说的唾沫横飞,很是激动。

    阴家家主愣了一下:这云长歌这么厉害?

    “还不止啊,现在斗灵大会,才发现她和普通的炼丹师不一样,她修为超级强大,直接秒杀别人,天赋也是强的很。最主要的是,在一对一的时候,有好多家族都胁迫她让她退赛,她硬生生撑到了这第三轮。结果人家大家族不乐意了,直接冲上台子,带着家族的所有高手想要杀了她。谁知道直接被她反杀,所有高手都被灭了,你是没看到,她那个变态的灵兽,一口就把人给咬死了!还给家主和女儿吃了丹药,谁知道那丹药有什么作用。”

    阴家家主越听越觉得害怕,忽然庆幸自己没有直接杀过去。如果自己杀过去了,现在是不是脑袋都不在了?他心有余悸的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又看着几个人,连忙道谢,还请他们吃了肉。

    于是,阴家家主彻底打消了要去威胁云长歌的念头。人家不找他们麻烦就已经很好了,他们还是老老实实的呆着比较好。

    然而阴威仓并不是这么想的,他一直都觉得云长歌肯定给凤灵儿动了什么手脚,不然怎么可能一点都不记得了呢?就在他这样想着的时候,凤灵儿也久违的找到了他。

    “威仓哥哥,我好像真的忘记了很多事情。”凤灵儿走进来,看着他皱眉,“我记得分明是我把白灵给抓走了,怎么就又到了云长歌哪里呢?我一点印象都没有,而且好多事情,都对不上……”

    阴威仓心里一松:“你应该是被云长歌给喂了什么丹药。我那天赶到的时候,白灵就已经被云长歌抢回去了,而你被她定在了墙上,身上有很多伤口。所以我那天真的不是要对你做什么,只是想要确认一下,可谁知道,云长歌居然连伤口都想到了……”

    凤灵儿点点头,心理忽然就有些明白了:“云长歌那个贱人肯定是故意的,她早就预料到了你爹爹会去皇宫告状,所以提前把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好,就等着我出丑,这样你们就不会信任我了。”

    凤灵儿瞪大眼睛:“原来是这样。威仓哥哥,很快你就要和那个贱人比赛了,你一定要狠狠的把她打倒,然后把这件事情告诉皇帝,让他好好的整治一下这个云长歌。再这么下去,很多上灵界的贱民都要反了!”她攥着手,咬牙切齿的看着阴威仓。

    阴威仓自然也知道这件事情的严重性,点点头:“你就放心吧,我和她对战了这么多次了,很了解她。等到时候我一定会好好的羞辱她一番,也让那些有外心的贱民们好好看看。”

    凤灵儿点头,唇角微勾,一把抱住了阴威仓:“威仓哥哥,我就知道你最喜欢我了!”她声音很甜,这样抱着她的时候,他的心居然微微的有了几分颤抖,这种感觉让人觉得……有些不舒服。

    凤灵儿回到凤家之后,思考再三,还是把这件事情告诉了自家爹爹。凤鸣礼知道之后有些惊讶,他看着凤灵儿,想要思考她说话的真实性,但是一想到最近云长歌风头正盛,各种奇怪的事情从她身上冒出来,似乎都不觉得奇怪了。

    “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我们自然还是要找皇帝做主的。”凤鸣礼觉得自己受到了欺骗,又觉得很是对不起阴家,想了想,“这样吧灵儿,等阴家那小子和云长歌比赛完成之后,我们就一起去看看他怎么样?”他看着凤灵儿,声音放缓了一些。

    等到了比赛的这一天,云长歌站在台上的时候,阴威仓也站在了对面。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他死死的瞪着对方,等裁判宣布比赛开始的时候,迅速的催动了灵力,从第一击开始,就已经用了十分的力气。

    速战速决是对付云长歌唯一可行的有效方法。因为拖的时间越久,云长歌就有时间能思索出更好的对战策略,通常都会绝处逢生,让人防不胜防。所以他那黑漆漆的液体在刚上来就要禁锢孕云长歌的行动。

    云长歌的身子微微晃了一下,迅速的催动灵力,藤蔓想要勾上阴威仓的时候,他忽然后退两步,从手指缝当中忽然射出了极为细小的银针。这种银针和七星毒针有点相似,防御和灵气护体几乎对它都没有任何的效果,一旦躲闪不及被刺中,就会中毒。

    中毒云长歌是不怕的,但是这么细小的针只要扎进了皮肉里,就很难弄出来,对人体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害。

    银针之后,阴威仓的那些黑色液体又黏上了云长歌,一阵轰隆隆的声音过后,就有强大的灵力波动传来,攻击直直的冲着云长歌而去。一击致命,这就是阴威仓的计划。

    云长歌只是轻轻的勾唇,看着对方,忽然笑起来:“阴威仓,你肯定很恨我吧?只是,你的这些招数对我来说都没用,本来不想让你输得很惨的,但是你好像给凤灵儿说了很多不该说的东西?”她说着,藤蔓迅速的勾起来,黑色液体寸寸结冰,从她的身上掉落下来,“你可以下去了。”藤蔓刺进皮肉,狠狠的将人卷了下去。

    依旧赢得完全没有任何悬念,但是在这些观众们的心里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阴威仓啊,这可是在上一届的斗灵大会当中进了前十的选手,结果这一次连五十名都没进去?这个云长歌到底厉害到了什么程度,她该不会真的能进入前十名吧?

    阴威仓的不甘心并没有让他变得更强大,凤家来的时候,他也灭有很意外,只是将那天的事情又说了一遍,然后摇摇头,说这件事情就算他们全都知道也没用,云长歌的名声早就已经传出去很远了。

    凤鸣礼气不过,叮嘱凤灵儿不要乱跑之后,就再次进了皇宫。皇宫内,皇帝正捧着一杯热水小口小口的喝,见到人来,笑呵呵的开口:“你这是有什么事情这么着急?”

    “云长歌就是个彻头彻尾的骗子,陛下,这种扰乱规章制度的人,就应该直接抓住杀了!不然一定会有更多的人效仿!”凤鸣礼气的咬牙切齿。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