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466章 打脸真响亮

第466章 打脸真响亮

 好书推荐:
    凤灵儿走在路上,这才想起来,自己这几天好像是在树林里来着,她听说附近的树林里有一种奇异的果实,吃了能够迅速的增加修为,所以才去的。在找了一圈没找到之后,她怀疑是云长歌拿走了,所以才来的。结果云长歌也没有?

    她走着,有些疑惑的皱皱眉:既然云长歌那里也没有,那应该还在森林里。她自己一个人估计是找不到了,还是要找爹爹帮忙才行。

    就在凤灵儿刚走了没一会,云长歌这边就迎来了一群守卫,说她涉嫌了很多恶劣的罪名,希望她能配合着走一趟。顺带着,这些守卫还迅速的搜查了这里的房间,并没有找到凤灵儿。

    云长歌很是乖巧的跟着这些守卫走了,还冲着唐舞烟几个人眨眨眼,示意她没事。几个人面面相觑,总觉得这货好像又要搞什么幺蛾子了,不免的有些同情要请云长歌去的那个人。

    这些守卫一路上都非常的严肃,这个时间点路上的行人比较多,在看到云长歌被守卫们带着的时候,都怀疑她是不是惹了什么事情,窃窃私语之下,还有几分幸灾乐祸。毕竟刚刚在台上的时候还神气十足呢,这下子就惹事了,真是活该!

    一群人都在等着看云长歌的笑话,想知道她是不是会直接惹怒了皇亲国戚直接被处死。而这些守卫们,确实直接压着云长歌到了皇宫。这是她第一次到皇宫来,很是仔细的观察了一下周围。这皇宫倒是布置的讲究,一花一草都恰到好处。

    “陛下,云长歌已经带到了。”守卫恭恭敬敬的开口,一把就把云长歌推了进去,一点都不友善。

    云长歌就看到了这上灵界的皇帝,是一个看起来面相上还算是和善的人。虽然她不相信这皇帝是个年轻人,但是这容貌和体态,确实是个二十几岁的少年。他听到通报之后,就转过头来,仔细的大量了她一下,冲着她点头:“那就坐吧。”

    这个时候,凤鸣礼瞪着眼睛:“陛下,这个贱女子羞辱了我的女儿,您怎么还对她如此客客气气!”他恨不得现在就冲上去杀了云长歌,好为他可怜的小女儿报仇雪恨。

    旁边站着几个人,看起来也都是二十几岁的模样,当然也有几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全都在打量云长歌,一点都不客气,而且完全没有一丝丝的友善,更像是带着侵略性的眼神。

    “放肆……”皇帝看了凤鸣礼一眼,后者就乖乖的站好了。他这才走到了云长歌的面前,笑呵呵的看着她,“果然还是个孩子,小丫头,你天赋了不得啊,听闻你不仅会炼制丹药,还会炼制毒药,还有一个很奇特的守护灵?”少年对她好像很感兴趣。

    云长歌愣了一下,微微点头:“回陛下,是的。”她有些搞不懂这些人把她叫来的原因了,但其中一个,肯定是凤鸣礼要给凤灵儿讨个说法。幸好长老提醒她把人给放了,不然还真就被抓住把柄了。她暗暗的想着。

    皇帝轻笑两声,看她的眼神微微带了几分亮光,但很快的咳嗽了两声,恢复了严肃:“云长歌,听凤鸣礼说,你把他的女儿给抓住了,还肆意的羞辱她。可曾有这件事?”他问道。

    云长歌愣了一下,皱皱眉头,一脸的疑惑:“回陛下,没有。”她看了一眼气的快要冲过来掐死她的凤鸣礼,规规矩矩的开口,“我刚刚才见到她,她闯进了我的房间里翻箱倒柜,想要偷东西。被我发现之后,她很快的就走了。”

    凤鸣礼怎么可能相信云长歌的说辞:“云长歌你休得胡言,有人证在,怎能容的你胡说八道!”说着,他就喊道,“来人,把阴威仓带进来!”气势汹汹的样子,似乎是准备和云长歌死磕上了。

    阴威仓走进来之后,就看到了完好无损坐着的云长歌,不免的哟惊讶,于是他就听到了凤鸣礼的问话,让他把那天的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一遍。

    阴威仓深吸一口气,这才开口:“陛下,各位前辈,伯父,当天我准备找云长歌说点事情,就看到云长歌房间的门大开着,凤灵儿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被云长歌折磨着。她甚至还用锁链,像是栓灵兽一样的拴着凤灵儿,羞辱她,折磨她!我拼命的想要阻止,没想到云长歌也将我打伤,还在我眼皮子底下带走了凤灵儿。”他的手紧紧的攥起来。

    其实阴威仓是有些紧张的,他生怕云长歌戳穿她。但是他一想这里是皇宫,肯定所有人都会偏向他这边的。

    “哦?”皇帝看了阴威仓一眼,又看了看车默默不语的云长歌,“是这样吗云长歌?你这可就是犯了大罪了啊……”

    “云长歌,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话说,我告诉你,你今天一定要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你那么残忍的折磨我女儿,我要千倍万倍的还给你!”凤鸣礼的眼睛通红,咬牙切齿的看着云长歌。

    云长歌淡淡的看着凤鸣礼:“可是我没做过啊,那些守卫们也都搜查过了,根本就没找到凤灵儿。你要是不相信的话,可以亲自去搜查。”她双手抱胸,似乎自己和这件事情完全没有关系。

    阴威仓的心里有些害怕了,他生怕云长歌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他头上,不免的愤怒起来:“云长歌你别装了,你那么厉害,肯定早早的就把灵儿妹妹藏到别的地方去了!还是说,你把她杀了!”

    凤鸣礼一听,差点失去理智:“云长歌,像你这样的狠心贱人,一定要付出代价!我告诉你,你今天别想再踏出这里一步!”说着,他就迅速的催动灵力冲到了她的面前。

    “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皇帝眯眯眼睛,声音虽然温和,却透着威严。凤鸣礼愣了一下,连忙乖乖的站在一边,不敢动弹了。云长歌觉得有趣,这皇帝应该比他表面上看上去要厉害很多啊……

    “陛下,云长歌自认为没做过这些莫须有的事情,若你们不相信,大可以大力搜查凤灵儿的下落,肯定会找到的。”云长歌开口。

    “云长歌,你就是想要拖延时间!”凤鸣礼不乐意了,但是也不敢真的在皇宫里大打出手,开始思考着怎么样才能让皇帝觉得云长歌罪该万死,好让他直接杀了云长歌。

    “咦?爹爹你在这里做什么呢,我到处都找不到你。”就在这个时候,凤灵儿出现在了大殿的门口,看着里面的人,皱着眉头,“云长歌,你这个贱人怎么也在这里?!”要多不悦就有多不悦。

    凤鸣礼的眼睛一亮:自己的女儿都来了,肯定能说出当时的真相。阴威仓也终于松了一口气:至少,他说的大部分都是对的,他确实也阻止过了,只是最后还是没能阻止而已。凤灵儿一直对他很好,绝对不可能出卖他的。

    皇帝也松了一口气:“凤灵儿,你爹爹还有阴威仓都一口咬定,这几天云长歌把你栓了起来,还虐待你了。情况是否属实?”

    凤灵儿愣了一下,眨眨眼睛:“你们说什么呢?我这几天一直都在森林里啊……”她奇怪的看着自家爹爹还有阴威仓,“你们能不能想我点好?什么叫我被云长歌拴起来了?还虐待我?她敢!”

    她叉着腰,凤鸣礼愣了一下,感觉自家女儿不像是在说谎。而他确实也没有亲眼见到,所以就把怀疑的目光投向了阴威仓。

    阴威仓紧张的全身都要冒汗了,但是他很奇怪啊,他确实没说谎啊,怎么就变成这样了:“灵儿妹妹你别害怕,陛下也在这里呢,我们都会为你撑腰的,你把真相说出来就好了啊。”

    凤灵儿气的跺脚:“我说了我这几天一直在树林里呢!我听他们说森林里出现了一种可以提升灵力的果子,找了好长时间也没找到。我还以为被云长歌这个贱人拿走了,所以才去找她的。结果没找到,所以想要找爹爹你帮忙。”

    “真相大白”,云长歌是被冤枉的,凤灵儿毫发无损,但是阴威仓根本不相信。他忽然想起来凤灵儿的身上还有很多的伤痕才对,毕竟当时确实伤痕累累的,有些伤口深可见骨,就算是用最好的药膏,也不可能完全好。

    所以他走到凤灵儿的面前,一把抓住她的手,就把她的袖子撩起来:“你这手臂上还有很多伤口呢,你难道不记得……”话还没说完,他自己就愣住了。

    凤灵儿的手臂上哪里有什么伤口?白白嫩嫩的,皮肤吹弹可破。倒是他这种行为,确实失了礼数,气的凤鸣礼一脚就踹了过去,凤灵儿也恼羞成怒的看着他,所有人都在看他。

    阴威仓着急的不行:“可是我当时分明亲眼就看见了……”他想要解释,“我真的没有撒谎,我真的看到云长歌虐待灵儿妹妹了,我……我发誓!我对天发誓!”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