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427章 强势想成亲

第427章 强势想成亲

 好书推荐:
    卫薇安看着眼前的孟一风,最后也轻轻闭上了眼睛。

    另外一边的情况,和这边却相差了很多。

    魏应龄看着眼前喝的有些微醺的孟乐婷,忽然笑起来:“你这个女人,说吧,来是有什么目的的吗?”他站起来,走到孟乐婷的面前。

    孟乐婷眯着眼睛看魏应龄,打了个酒嗝,轻轻笑了:“你早就看出来了吧?”

    魏应龄微微点头,深深的看了孟乐婷一眼:“以前我们两个打架的时候,你分明都是很投入的,但是今天不一样,你一直在观察长歌他们。”

    孟乐婷点头:“原来是这样。”

    “怎么,你们两个都摆脱控制了吗?孟熙芸还不知道?”魏应龄看着孟乐婷,轻轻开口,“要不要帮忙?”他也不知道怎么了,就是看着她有些心疼。

    他难道不应该是对她嗤之以鼻的吗?难道不应该高兴的觉得要普天同庆的吗?但是为什么,面对这样的她,自己会产生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

    和喜欢云长歌的时候完全不一样。

    哦,不对,他其实并不喜欢云长歌,只是觉得……既然他们都这么认为,自己尝试一下也很好。因为他从未喜欢过谁,所以根本不知道应该怎么做。

    “嗯。”孟乐婷眯着眼睛看他,“但是我们两个来,其实是抱着要搅乱你们心情的目的来的。但是看起来失败了。”她又打了个酒嗝。

    孟乐婷的脸颊很红,喝酒喝的已经有些迷糊了。

    魏应龄轻轻叹息一声,坐在她的身旁:“好了,别喝了,其实你的目的已经达到了。你的出现,确实对我造成了影响。本来我今天应该是和他们闹闹腾腾的开开心心玩一玩,结果你出现了,我的心情……不算太好。”

    孟乐婷终于抬起头看了他一眼,忽然就笑起来。

    “魏应龄啊,你是不是也不知道爱是什么?”她又打了个嗝,伸手搂住他的脖子。

    魏应龄被突如其来的亲近给弄得有些懵,但很快就摇头。

    “所以……”孟乐婷忽然凑近魏应龄,“不然我们两个试试吧,怎么样?反正长歌也不可能要你,人家孩子都有了,我呢……也看不上别人,要不要凑合一下?”

    说着,她递给魏应龄一杯酒:“来,干了!”

    魏应龄被晕晕乎乎的灌了好几杯酒,感觉也有些要醉了。

    孟乐婷忽然笑的像只狐狸:“魏应龄,我就当你答应了哟。”说着,她摇摇晃晃的起身,直接坐到他的腿上,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就亲了下去。

    魏应龄瞪大眼睛。

    这样的体验,从未有过。

    女子的身上带着几分酒气,但更多的,是一种若有若无的芬芳,他从未闻到过这么好闻的味道。魏应龄觉得自己醉了。

    “好,盖章了,这就是我的了!”孟乐婷晕晕乎乎的要站起来,笑嘻嘻的开口。

    魏应龄却忽然有些火大,一把将人拽回来:“你说什么?”

    “我说……你是我的了呀?”孟乐婷笑眯眯的开口。

    魏应龄一把将人抱起来,就往屋里走:“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要是不做点什么,是不是有些对不起你?”他将人摁住。

    孟乐婷有些傻了眼,完全不知道魏应龄要发哪门子的疯,等她知道的时候,看起来已经有些迟了。

    “你愿意吗?”魏应龄看着孟乐婷。

    不知道是因为醉酒,还是因为害羞,孟乐婷的脸色越发的红起来,她睫毛轻颤,其实她喝了那么多酒,本来是想……霸王硬上弓来着。

    没想到……魏应龄居然开窍了。只是她还没反应过来,这个惊喜看起来有些猝不及防。

    孟乐婷想了一下,直接一咕噜爬起来,翻到了上面:“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魏应龄我可要先和你说好了,别到了明天你哭着喊着要上吊!”

    魏应龄轻哼一声:“谁怕谁啊,我才不会!”

    两个人就真的这么……

    外面的小亭子里还有他们两个没有喝完的酒,月亮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夜色正浓,感情正烈。

    第二日——

    魏应龄觉得自己简直要死了,整个人的感觉都有些不对劲,然后,他就看到了睡在一旁的孟乐婷?!他猛地掀了被子,看到两个人的状况,记忆开始慢慢回笼。

    所以……他不是做梦?

    魏应龄还在懵逼的时候,孟乐婷也醒了。

    她头疼的要死,身上也疼的厉害,见魏应龄还在发愣,狠狠的瞪了他一眼:“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把我给揍了!”

    等她起身的时候才发现不对劲,愣了一下,就看到了……一朵梅花?

    嗯?好像……不太对劲?孟乐婷这才迅速的用被子把整个人都裹起来,然而魏应龄也是光的,被子被扯走之后,他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孟乐婷:“……”

    所以昨天晚上,她到底做了些什么混账的事情,难不成她真的霸王硬上弓,把人家纯情小男生给……

    一想到这个画面,孟乐婷就觉得非常的对不起魏应龄:“那个……不然你先去把衣服穿上?”

    魏应龄迅速的冲下床,躲到一旁穿衣服去了。

    然后孟乐婷也扭扭捏捏的把衣服穿上,这才看着他:“那个……我……我……对不起啊,我昨天晚上可能喝酒喝多了,才……才这样的,你放心,我会负责的!”

    魏应龄瞪大眼睛。

    这是个什么情况?难道这话不应该是他说吗?还是说,孟乐婷这货喝断片了?

    见孟乐婷真的是一脸愧疚不像是装的,他忽然觉得有意思,笑眯眯的看着她:“那你要怎么负责?我昨晚可是拒绝的,谁知道你力气那么大。”

    说着,还装出一副很委屈的样子。

    孟乐婷想掐死自己,她昨晚到底是有多不要脸?还真的就把人家给……最主要的是,对方是个男的,不是女的啊,她居然真的把人家……

    虽然说她确实挺想的吧,虽然说她就是抱着这样的目的才喝酒的吧,但是她还真没想过这个计划会成功,毕竟……对方是个男的,力气肯定比她大。

    然而,事情就是这么的巧合,还真的就成功了。

    “我……”孟乐婷挠了挠头,想了想,“哎呀,不然这样好了,反正我都把你给这样了,我就不回去了,顺带着带着孟一风一起,叛变好不好?”

    魏应龄愣了一下:“你说的是认真的?”

    孟乐婷点点头。

    “但是我们不是有血海深仇?”魏应龄小心的问了一句,有些不解的开口,“你不能这样的吧?再说了,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伤害也已经造成了……”

    孟乐婷一把捂住他的嘴:“血海深仇又能怎么样?而且我总觉得这件事情有点蹊跷,说不准这件事情就是孟熙芸搞出来的呢。再说了,就算真的有仇,我把你睡了这也是不争的事实啊!”

    云长歌今日早早的起来,想要叫孟乐婷去吃早饭的,结果就听到了这了不得的消息。

    “那个……你们慢慢聊,我……什么都没听见……”云长歌迅速的把门关上,跑了。

    孟乐婷和魏应龄对视一眼,深深的叹息一声:感觉事情好像忽然就变得……失去控制了。

    孟乐婷和孟一风一起到大殿的时候,其他的人都已经到了。

    孟乐婷看了一眼自家弟弟,咳嗽两声:“一风啊,你在这里呆的还舒服吗?”

    孟一风愣了一下,点点头。这有什么不舒服的?他以前的时候就是住在这里的啊,他反而觉得自在了呢。

    “那就好。”孟乐婷笑着开口,然后看着其他人,终于清了清嗓子,“那个什么……我宣布啊,从今天开始,我就正式带着我们家孟一风投奔你们了。”

    孟一风:“???”

    他吓得筷子都放下了,瞪大眼睛,完全不太相信。分明他姐姐才是最坚定的要报仇的人,怎么到了现在,却是她第一个要叛变的?

    孟一风有些懵逼。

    除了魏应龄还在淡定的吃饭之外,其他的人都傻了眼。

    “我们不是有仇吗?”华御尧斯条慢理的擦了擦嘴,“我杀了你们整个门派的人,你不是要来报仇的吗?”他看了孟乐婷一眼。

    孟乐婷挠挠头,总觉得这事儿有点不太好意思。

    呃……

    “我现在改变主意了不行吗?你当时不也是被逼的没办法了吗?”孟乐婷努力的让自己的话听起来有可信度,“而且你想啊,当时我们也都不认识啊,你哪里能知道这些事情?再说了,我们两个毕竟和你们比较亲,我们那个门派就知道压榨我们,分明就不是真的要报仇。”

    孟一风愣了一下:“姐姐,你居然想通了?我还以为你一辈子都要被困在门派里了。”

    孟乐婷:“……”

    这确定是她的亲弟弟吗?哪有亲弟弟拆台的?

    “孟一风,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孟乐婷瞪了他一眼,然后又扔出了一个重磅炸弹,“而且我想着啊,我想和魏应龄成亲。聘礼我来出,你们什么都不用操心,只要把魏应龄给我就行了。”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