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331章 反击开始了

第331章 反击开始了

 好书推荐:
    云长歌迅速避开,然而凌厉的灵力斩断了她的几根头发,贴着脸擦了过去。

    “居然还能躲。”女长老的眼睛微微眯了一下,又转过头去:“噙噙辛苦了,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你管了。”

    李虞噙笑嘻嘻的点头:“好,一定不能留手。长老,这两个人去过我们的禁地,若是被他们逃走,后患无穷。”

    大概是怕女长老心软,李虞噙开口提醒道。

    女长老唇角微勾:“放心,过了今日,他们就不存在了。”

    听到女长老这样的说法,李虞噙终于算是放心了,恶狠狠的等着云长歌:“你们两个的死期到了!”说完,冷哼一声,转身就走。

    云长歌和魏应龄现在顾不上李虞噙,对上一个长老,他们现在已经有些压力了。

    随着李虞噙走,她带来的那些弟子们也都恭敬的退下了,取而代之的,是另外一群人,所有人的手中都拿着弓箭,看起来是真的想要他们死在这里了。

    云长歌的眸子里闪过几分暗芒:“你怕吗?”

    魏应龄笑起来:“老子有什么好怕的,能和你一起死,也值了。啊哈哈,想想就美滋滋……”

    话还没说完,就被云长歌结结实实的踹了一脚。她就知道,这货的嘴里就问不出什么正常的话来。

    “咳咳,说真的,我不怕的,再说了,天无绝人之路,我还真就不信我们能死在这儿。”魏应龄大笑两声,“不都说祸害遗千年吗,这才哪儿到哪儿?”

    云长歌:“……”

    这货已经主动承认自己是个祸害了吗?

    “还有心思聊天,真是勇气可嘉啊。”女长老微微眯了眯眼睛,看着两人,“看你们一会还笑不笑的出来。”

    云长歌打断了长老:“等一下,既然我们都要死了,那你至少也要告诉我,和我长得很像的那个人是谁吧?你莫名其妙说我和她像,就莫名其妙的生气,还要杀了我,总要让我死个明白?”

    女长老愣了一下,忽然笑起来,冲着上面围着的那一圈弟子们挥挥手,让他们放下手中的弓箭:“好,既然你想知道,告诉你也无妨,毕竟,死人才是最能守的住秘密的。”

    她唇角扯开一抹恶毒的笑。

    云长歌的娘亲,也就是女长老口中的那个贱人,曾经是魅翎派的弟子,凭借着出色的天赋和极快的修为增长得到了长老们的青睐和重视,最终甚至成为了长老嫡长子的未婚妻。

    然而这个嫡长子,一直都是这个女长老的心上人。

    在云长歌的娘亲和爹成亲之后,女长老就一直在筹划,最终成功将她诬陷,成为了人人喊打的叛徒。

    “你可知我心中的痛快?”女长老笑着看着云长歌,“她被长老们打得全身上下全都是血,哪里还看得出原本的模样?她不是清高吗?她不是很幸福吗,那我就亲手毁了这一切。”

    女长老笑盈盈的看着云长歌:“只是没想到,毁了她一个,又冒出一个你来。若不是因为你是个男子,我可能还真会以为你是那贱人的孩子。”

    云长歌的手紧紧攥起来。

    她很愤怒,愤怒的想要杀了这个人,然而在实力悬殊这么大的情况下,贸然冲上去,也只不过是白白送死。

    “只是,那该死的男人居然全程都护着她,听说是投奔了其他的门派了,然而这几年却一点都听不到动静,说不准早就死了呢。”女长老笑着。

    女长老把云长歌娘亲的伤势和面对的各种困境和伤害,形容的非常详细,其实目的也只是为了刺激云长歌,最好能够吓住她才好。

    然而她却不知道,那个她口口声声的贱人,是云长歌的娘亲。

    云长歌抬眼看了看周围,忽然一片凄凉。

    原来,这就是自己娘亲几乎断送了一生的地方。这个她热爱了那么多年的地方,居然就因为一个不算周密。甚至可以说是漏洞百出的陷害,就毫不留情的将她判了死刑。

    背叛,不甘,难以置信,以及深深的无奈和心痛……云长歌想不出来当时自己的娘亲到底有多无助。

    而这个罪魁祸首,现在逍遥法外,甚至还坐到了长老的位置。

    云长歌的胸腔里有一股怒火,她深吸一口气,直接催动灵力。

    “樱修,你应该知道怎么做。”云长歌的声音冰冷。

    樱修微微点头,手在半空中微微划拉了一下,粉色的烟雾就将这里直接包围,所有围住他们的弟子,都没有逃脱这个包围圈。

    “呵,是毒吗?”女长老撇了云长歌一眼,“真是越来越叫人讨厌了啊,那个贱人也会用毒呢。”她的眼睛眯起来,直接促动灵力,“既然如此,就让你也体验一下那贱人将死的痛楚好了。”

    说着,女长老的手果断在空中挥了一下。

    一瞬间,万箭齐发,全都对准了云长歌和魏应龄。

    云长歌的唇角勾起:“那就来吧。”眸子在一瞬间变成赤红色,紧接着,周身就出现了黑雾,就连灵力都变成了黑雾一样的存在。

    女长老轻笑一声,催动灵力,那些弓箭的头在一瞬间就燃了起来。

    云长歌迅速跳起,魏应龄的守护灵长臂一挥,直接就截获了大量的弓箭,然后又扔了回去,只听到一阵阵的惨叫。

    “到底是谁死,还说不定呢。”云长歌的眸子凉凉的看着女长老,余光撇到樱修的毒素已经起了效果,忽然就笑起来。

    女长老愣了一下,这才看到站在顶端的那些弟子们开始一片片的倒了下去。

    “你们……”

    “别叫了,他们醒不过来了。”云长歌的眸子赤红,“若你觉得我们只是弱小可怜之辈,那你可真是错了,我们可是会杀人的呢。”

    云长歌的声音不大,却带着几分瘆人的狠毒。

    似乎在这一瞬间,她坠入魔道。

    女长老看的全身一颤,很快又反应过来:“不过是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你当我怕了你?!”她催动灵力,一股极为强横的灵力就迅速压制过来。

    云长歌稍稍避开,拽住魏应龄,两人往墙头的方向跑过去。

    现在逃出去的唯一办法,就是爬墙了。如果走正门的话,会惊动更多的人。

    然而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还没有碰到墙,就已经被团团围住了。

    “我本以为你们两个是能安分守己的,怎么,才几日看不到,你们就要翻天了?!”随着一个威严的声音落下,云长歌和魏应龄就被一股强大的气流包围束缚,越收越紧。

    是魅翎派的……尊者?

    和学院的构成差不多,这中灵界的门派,也是由尊者和长老们构成。尊者,自然就是这门派当中权利最大,修为最高的人。

    “听闻门派这两日收了两个好苗子,原来也只是这幅德行。”尊者扫了两人一眼。

    女长老走过来,恭敬的行礼:“尊者,我本想训练一下二人,却没想到他们脾气这么大,都是我的错。”

    云长歌:“???”

    魏应龄:“???”

    训练?什么训练?把他们两个塞到乱七八糟药水的缸里,这叫训练?

    分明这就是明晃晃的诬陷,但估计现在他们不管说什么,都不会有人信的。毕竟他们两个是下灵界的罪人,而这群自命清高的人,是不可能先怀疑他们自己人的。

    云长歌忽然扯开嘴角:“果然是污蔑的好手。”

    见其他几个长老已经要动手了,云长歌也不在掩藏:“我需要你帮忙。”声音很轻,轻到其他人根本听不清楚。

    然而,话音未落,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以云长歌为中心,迅速扩展开来。

    在场的人,不管是长老还是尊者,全都被震得后退一步。

    “我不在的日子,看来你们魅翎派也没少干缺德的事情啊。”华御尧轻笑着,直接催动灵力,黑漆漆的雾气迅速席卷全场。

    一群长老们直接愣住。

    “魔……魔尊?”

    “他怎么在这里……?!”

    “自然是因为,你们看起来实在太不顺眼了。”华御尧望着几个人,“七大门派的覆灭,不然就从你们开始好了。”

    华御尧的唇角勾起一个很浅的笑。

    就在这个时候,云长歌迅速冲到了女长老的面前,笑起来:“在你死之前,告诉你一个秘密。”她将人皮面具拿下来,“我就是你口口声声的那个贱人的女儿,是不是很惊喜?”

    女长老瞪大眼睛,仔仔细细的把云长歌的脸看了一遍,然后胸口剧烈的起伏。

    “你……长老,她……”

    话还没说完,樱修就已经迅速到了她面前,也不知道是做了什么,女长老就失声了。

    “我娘亲当时被你们虐的全身是血?”云长歌忽然露出一个人畜无害的笑,“是这样吗?”

    樱修迅速转化成柠羞,紧接着,云长歌周身黑气暴涨,漆黑有刺的藤蔓,伴随着柠羞的拳头,重重的落了下来。

    “呜……”女长老发出了呜咽不清的声音,然而却并没有人听到。

    “你是陷害我娘的罪魁祸首,今日,这仇,就一起报了。”云长歌站在半空中,笑的很是残忍。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