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254章 戏精夏倾画

第254章 戏精夏倾画

 好书推荐:
    第2章

    “啊哈哈!”唐舞烟第一个笑出了声,这半天实在是憋的她难受,“魏应龄,我居然才发现你是个人才,啊哈哈,太厉害了,你看看柳七七和夏倾画的脸色,比吃了苍蝇还要夸张!”

    魏应龄被夸,自然很是神气的仰起头,轻哼一声:“那是自然,也不看看我是谁。”

    云长歌默默看了几人一眼:“休息吧,晚上还指不准有什么糟心事。”说着,就已经钻进了帐篷,“白灵,去,守夜。”

    说着,白灵就乖巧的出去了,三下两下爬到树上,蹲坐下来。

    有了白灵,他们几个人就都能好好休息了。

    然而,就像是云长歌说的那样,他们才睡了没有两个时辰,白灵忽然发出尖锐的叫声,紧接着,几个人就被惊醒,地面开始颤抖。

    “白灵,是灵兽吗?”云长歌披了一件外衣,冲了出来。

    白灵化成翩翩少年,微微点头:“嗯,目测是熊类的灵兽,力量很大,主人,你们现在赶紧收拾东西。”

    说着的时候,云长歌就已经着手把帐篷收掉了,看几个人都迅速收拾完毕,她深吸一口气:“白灵,能打过吗?”

    白灵愣了一下,很是遗憾的耸耸肩。

    “快跑!”魏应龄一把抓住云长歌的手,“赶紧的啊,你们啰嗦什么!”

    云长歌被魏应龄拽着,感觉都要跑死了。等他停下来的时候,云长歌这个体力还不错的,都已经累得快要口吐白沫了。

    “哎哎哎?你们这是怎么了?”魏应龄看着云长歌几人七扭八歪的坐在地上喘气,一脸的茫然:“有这么累吗?不是,你们这是怎么了?吓的?”

    云长歌现在真的是日了狗的心情都有了。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二货体力这么好?哦不对,应该说,为什么他会精力过剩?

    “啊!救命啊!”远处传来尖叫声。

    魏应龄很是有成就感的拍拍胸脯:“看吧?还是我们跑得快。”

    等云长歌缓过来看过去的时候,就差没一脚踹死魏应龄了:“那是戴曾昀啊!你看了这么久,不知道救一下的吗?”

    魏应龄懵逼,冲着那个方向仔细的看了一眼:“啊?这是戴曾昀吗?我以为是哪里来的小矬子呢……”

    云长歌:“……”

    不能和这货说话。

    戴曽昀现在的心情才像是哗了狗,他本来都应该逃掉了,结果沈乐陵收拾东西慢慢腾腾不说,还非要告诉他没关系。这下子好了,沈乐陵的身上有瞬移符,自己跑掉了,剩了个他被熊追赶。

    戴曽昀从未有这么狼狈过,最让他不能理解的是,为什么云长歌几个人就在附近,魏应龄那个混蛋还往这里不住的张望,还不过来救援?

    云长歌几人商量了一下,这才催动了灵力,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把戴曽昀拽过来,然后跑路。

    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自然就交给了他们当中的体能冠军——魏应龄。

    魏应龄其实心里可不乐意了,毕竟是个男的,他没啥兴趣。但是既然云长歌他们都说了,也只能勉强救一下。

    于是,他飞快的跑到了戴曽昀的面前,笑嘻嘻的看着他:“老兄啊,这么长时间不见,你怎么长的越来越挫了?”

    这种时候了,他还有心思说笑,并排着和戴曽昀跑,却一点都没有要伸手拉一把的自觉。

    “都什么时候了!我说大哥,咱能先把我救出去,再说这些嘛?”戴曽昀心里是崩溃的。

    什么叫越长越挫啊?他怎么了?

    魏应龄这才想起正事,嘿嘿笑了两声,这才伸手拽住他:“那你做好心理准备啊!”说着,一把把他拽到自己身边,然后撒开丫子的往云长歌他们的方向跑:“长歌,你们也快跑啊!”

    云长歌几人一看熊往这边追过来,也赶紧的往前跑。

    前面还有好些人,一看熊跑到了这边,哪里还顾得上别的,也都赶紧的跑开了。

    这种大型逃难现场,倒是不多见,魏应龄一边拽着戴曽昀,一边开口:“我说真的,戴曽昀,你该不会是和沈乐陵呆了一阵子就挫了吧?”

    对于挫这个问题,戴曽昀真的是一点都不想说话。

    被坑成这样,能不挫吗?

    最主要的问题是,就算是他想开口,魏应龄跑的这速度也实在是让他有心无力。虽然不至于说累的口吐白沫,但也快要两眼一翻晕过去了。

    “云长歌,怎么又是你们!”夏倾画一看到云长歌几个,急了眼。刚刚骂过她们,现在又把熊引来,“你是不是诚心想让我们都淘汰掉,好让你们赶紧晋级?”

    夏倾画瞪着云长歌,那双眸子里带着怒火。

    柳七七弱弱的拉了拉夏倾画的衣摆:“夏小姐别生气了,他们几个人本就厉害,我们哪里斗得过……”说着,眼泪就又要掉下来了。

    魏应龄对着柳七七夸张的翻了一个白眼,然后冷哼一声,这才笑嘻嘻的看着夏倾画:“哎哟喂,又开始泼脏水?”

    然而这次,夏倾画可不是一个人在战斗了。大约都是惜命的,再加上都非常重视这次比赛,结果云长歌他们带出一只庞然大物,这样的处境,让这群弟子们都有些愤怒起来。

    “就是,云长歌是吗?你们几个人到底怎么回事,诚心不想要我们晋级呗?”有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站出来,冷哼一声,攥攥拳头,示威似的看着云长歌,“我知道你,不就是有个人形守护灵嘛?怎么着,现在你们家成了丞相府,你就嚣张了?”

    云长歌看了他一眼,根本就不想理他。

    “丞相府也不是她家的啊,她不是孤儿嘛?”有几个弟子轻哼一声,对于云长歌这种雀占鸠巢的作为表示不耻。

    云长歌嘴角微勾,对这些人的话实在是觉得好笑:“怎么着,又开始拿我的身世嘲讽我?看来你们是不知道那些人的下场咯。”说着,她就催动了灵力。

    一群人见云长歌要来真的,哪里敢再说话,只是看着逼近的熊,咽了咽口水:“大家快跑啊!”

    云长歌耸肩,收回灵力,看着他们逃跑的方向,又看看那熊,几个人也迅速的跑了起来。

    然而,熊依旧还是追了上来,拦在一群弟子们的面前,嘶吼着,也不知道是谁激怒了它,它一直不断的咆哮,爪子用力的在地上锤了两下,看起来很是愤怒的样子。

    “这是谁弄的?”云长歌皱眉,指着熊后背的伤口。

    这伤口不大,只是一直在流血。大概是血腥味和疼痛感激怒了这只熊,所以才会让它异常愤怒。

    熊可不管那么多,在看到一群人要攻击的时候,嘶吼一声就直接扑了过来,口中喷出火焰。

    云长歌一行人赶紧躲闪,而那群弟子们,可就么这么幸运了,被攻击的攻击,吓得屁滚尿流的也有。

    “云长歌,你怎么见死不救啊!”柳七七忽然呵斥一声,“你本就修为高,你们七个人怎么就不能帮帮别人了?”

    又来了。

    魏应龄再次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果然,这弱者婊装多了,是会上瘾的啊。

    “就是啊,云长歌,你不是很厉害嘛,现在我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你们如果不出手,我看你们怎么活着出去!”熊还在不断的攻击,这群弟子们却像是被柳七七突然点醒了一般,把所有的责任全都推到了云长歌几人的头上。

    “这熊本就是你们引来的,你们不负责,谁负责?”又有弟子开口,“若是我们真的死在了这里,你付得起这个责任吗?”

    云长歌淡淡的看了几人一眼,嘴角微勾:“这里还有一个蓝阶的呢,你们怎么不求助她啊?”她看着像是看热闹一样的夏倾画,努努嘴。

    这群人一听有蓝阶的人,心里一喜,连忙看向了夏倾画。

    然而,好死不死的,戏精夏倾画,已经在这个时候捂着额头直接摔倒了,脸色迅速惨白起来,看着云长歌露出一个笑容:“对,我是蓝阶,我可以帮你们的……咳咳咳……”

    云长歌:“……”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古人诚不欺我。

    “你还是休息吧,应该是刚刚被攻击给扫到了。”有“善解人意”的弟子开口,让柳七七把夏倾画扶到一边,说两个弱女子就不要参战了。

    对于这种歪理,云长歌也是没什么可说的。

    那熊继续攻击,大概是因为这其中只有卫薇安看起来好欺负,所以它嘶吼一声,就直接扑了过来。

    卫薇安愣了一下,忽然笑起来:“长歌姐姐,我试试没问题吧?”

    云长歌自然知道她的意思,微微点头:“去吧。”

    卫薇安在半空中轻盈的的翻滚了两下,躲过熊的攻击,直接催动灵力就打了过去。

    那熊似乎是迟疑了一下,撒腿就跑,直接冲到了那群弟子当中,嘶吼着继续攻击。

    “对,对不起……这熊,是我伤的……”夏倾画一副要断气的样子,大口大口的喘气,扶着树站起来,可怜兮兮的看着一群弟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