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228章 把你扔出去

第228章 把你扔出去

 好书推荐:
    华御尧嘴角微勾:“那要看,你如何取悦我。”

    云长歌瞪了华御尧一眼,直接忽略了他的话。

    华泠雨回了中灵界,一路直奔着云蒙派进去了,一双眼睛红的吓人,似乎是刚哭过。

    云蒙派的人本来打算想要行礼打招呼的,结果这一看,纷纷躲闪,连忙散了。这个样子的华泠雨,他们曾经见过一次,极为吓人,会牵连无辜。

    华泠雨这一路并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有停下来,而是一路到了长老的宫殿里面,这才停下来敲门。

    “长老让你进去。”一个侍女模样的人出来,冲着华泠雨恭敬的鞠躬,给她把门打开。等她进去之后,这侍女就将门关上了,自己则是站在外面看门。

    华泠雨整理了一下心情,这才走了进去。

    长老已经坐在大殿的正中间了,看着华泠雨,似乎是带了几分探究。

    “长老。”华泠雨冲着长老行礼,这才站起来,像是下定了很大的决心似的,这才开口,“我找到华御尧了。”

    一句话,长老猛地站了起来,看着华泠雨:“活着的?”

    这么多年,整个中灵界都没停止过寻找华御尧。当年把他合力封印之后,就没有管过了,近些年才开始找,结果却根本无法靠近那个山洞。

    他们也怀疑过华御尧是不是出来了,但是却又侥幸的想也可能是死了,毕竟下灵界也从未发生过什么太离谱的事情。

    华泠雨抿嘴:“长老,华御尧被云长歌给救出来了。”说完这句话,她似乎用光了所有的力气。她知道,自己只要说出华御尧还活着的消息,就是彻底背叛了他。

    可是,她不是早就背叛了吗,哪里还差这一次?

    “云长歌?!”长老这下子信了,“难怪一直觉得这丫头有古怪,看来救出来不是一日两日了。怎么样,找到两人的下落没有?”

    华泠雨点头:“华御尧经常来去无影不好确定,但是云长歌现在就在我们门派控制的斗灵场内,翻不出花来。”

    一听华泠雨这么说,长老忽然又放下心来。

    “嗯,你去吧。虽然云长歌的人形守护灵也不错,但比起整个门派的利益,还是轻的。务必监视好她,若发现华御尧的踪迹,立刻禀报,云长歌先留着,一定要把华御尧吊出来。”长老说着,忽然想起什么似的,“我知道你对华御尧还余情未了,但他向来无情。若你真的能帮门派找到华御尧,就是门派最大的功臣,你懂吗?”

    华泠雨的身子似乎是抖了抖,但还是点点头:“弟子明白。”

    长老打量了她一下:“去吧。”

    待华泠雨走出去之后,长老让侍女模样的人又去叫了一个人进来。

    “长老,有何吩咐?”男子跪下来,恭敬的开口。

    长老打量了一下男子。男子低眉顺眼的跪在地上,低着头,行礼,恭恭敬敬,却也没有太卑微。这是他们云蒙派除了华泠雨之外另外一个非常好的苗子,天赋很高,甚至比起华泠雨来,修为只高不低。

    “你应该知道,我们云蒙派在下灵界控制了一处斗灵场。如今,华御尧已经现身,是被云长歌给救的。”

    少年在听到华御尧名字的一瞬间,眸子缩了缩,然后又恢复了平常。

    “我已经派了华泠雨去监视了,但她一个女子,我担心她应付不过来,你去看着她,顺便……以防她有所隐瞒。”长老看着少年。

    少年似乎是思考了一下,这才点头:“是。”

    少年离开之后,长老这才放下心来。

    这少年千好万好,就是有一个弱点——华泠雨。

    他看的很清楚,这个少年非常喜欢华泠雨,只是可惜,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华泠雨的心里只记挂着华御尧。虽然不明白华泠雨为何把华御尧出现的消息说了出来,但也要多加留意才行。

    让这个少年看着,是最好不过的选择。

    华泠雨很快就到了斗灵场里,在斗灵场负责人员专门建造起来的宫殿内,她坐了下来。

    “泠雨。”少年很快就到了,看着华泠雨,笑的温和。

    华泠雨皱眉:“你来做什么!”

    少年的眼眸似乎黯淡了一些,但很快又笑起来:“长老怕你一个人应付不过来,让我来帮忙。”后面那一句,他没有说。他知道,最后那句话,是说给他听的。

    “分明就是让你来监视我的!”华泠雨气急败坏的看着少年,“许云凯,你最好别干涉我,不然,你就滚回去!”

    从头到尾,华泠雨都没给这个少年一点好脸色。

    许云凯只是点头,微笑,似乎这些话语都伤害不到他一样:“好,我只负责帮你。”说着,他往大殿里面走,“你住在哪一间?”

    华泠雨没有理他,他观察了一下,就将自己的房间定在了距离她房间只有一墙之隔的地方。

    “你不许住在这里!”华泠雨见许云凯已经开始收拾东西,愤怒的将他的东西全部扔了出去,“这不是你能睡的地方!”

    许云凯看着自己被扔出去的东西,盯着华泠雨的眼睛:“为什么不让我住?”

    华泠雨不愿意说,只是转身就走。

    “你是在给华御尧留位置吗?”许云凯看在她的身后,轻笑两声。

    华泠雨被这笑声给刺激到了,又扭头回来,一双眸子里忽然带了几分阴毒:“许云凯,你没资格管我,从前也是,现在也是,以后更是如此!你若是再问我,你就可以滚了,我自己能应付得了,不需要你的帮助!”

    说着,华泠雨催动灵力,用黑色的雾气将许云凯的这些东西吞噬了个干净。

    接着,她就走了。

    许云凯站在原地,看着一片狼藉,眸子里隐隐透出几分忧郁,然后转身,换了个距离她并不那么近的房间,这才默默的开始收拾。

    华泠雨气冲冲的走出去之后,就遇到了正要去比赛的云长歌一行人。她和她擦肩而过,开口:“云长歌,我已经将华御尧还活着的消息告诉门派了,很快,他就会被中灵界抓回去,再一次的处死。”

    她的声音虽不大,却透着深深的怨恨。

    云长歌淡淡的看着她:“所以呢,华泠雨,你想表达什么?或者,你想要挑衅什么?”说着,她也不等华泠雨回答,就走了。

    华泠雨没料到云长歌会是这样的反应,愣愣的在原地站了几秒钟,这才愤怒的离开。

    “你们去比吧,小心行事,我先回去。”云长歌对华泠雨的话有些在意,到了报名的地方,犹豫了几秒钟,说道。

    唐舞烟点头:“好,你自己小心一些,谁知道那个女子又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

    告别几个人,云长歌飞快的回到自己的房间,迅速的关上门窗,这才看着半卧在床榻上的华御尧:“华泠雨真的把你还活着的消息告诉了云蒙派。”

    华御尧轻笑一声:“早晚的事。”

    云长歌原本还要感知一下华泠雨的方位,听到这句话,愣住:“你知道?”

    华御尧微微点头:“这并不难猜啊,既然能背叛第一次,就能背叛第二次,就能背叛无数次。并且,她的情绪太极端了。”

    说这话的他,就好像是在议论一件和他不相干的事情,说的很是轻巧。

    “那你?”云长歌皱眉。

    华御尧耸肩:“放心,没事。他们这么长时间都没找到我,短短的几日又怎么可能找得到?更何况,你觉得云蒙派会把这个消息告诉其他门派吗?”

    云长歌这才坐下来,长舒一口气。

    确实,云蒙派是个很有意思的门派,一直觉得高人一头,所有的消息,都不愿意和其他的门派共享,除非……是他们实在没办法了。

    抓住华御尧,若是能将他变为己用,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

    白灵在这个时候才动了动,看着云长歌:“主子,你好像一遇到华御尧的事情,就没脑子了。”

    云长歌凉凉的扫了他一眼:“再说一句,就把你扔出去!”

    白灵缩缩脖子,继续装死去了。

    这年头,说句真话都不行,做只狐狸可真难啊!

    “你不去比赛?”华御尧看着云长歌,“你该不会是因为这种事情,担心的没法安心比赛吧?”

    云长歌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亏得我还这么担心。”说着,她赌气的将窗子打开,“就不应该管你!”

    华御尧从床上翻身下来,轻笑着一把将她拥住:“我们家小歌儿原来还是会关心人的啊。”他低着头,下巴抵在她的头顶。

    云长歌不说话。

    “若是我再晚回来几日,小歌儿你就要被别人拐跑了吧?”华御尧把手放在她的头顶,和她对视,“我看那两个小子,都不怀好意啊?”

    云长歌茫然的看着华御尧:“啊?”

    华御尧愣了一下,看云长歌这个反应,忽然笑了起来:“没什么,这样挺好的,继续保持。”

    云长歌:???

    什么没什么?又要她保持什么?云长歌对华御尧这没头没脑的话,越发的茫然了。
六合宝典 六合宝典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