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205章 谁才惹不起

第205章 谁才惹不起

 好书推荐:
    欢迎你!</br>?    华御尧放弃了闭关的想法,而是陪了云长歌一段时间。

    这段时间,两人一起出入,自然也是引来外院弟子们的羡慕嫉妒恨。特别是林消玉,虽然在专心致志的要勾引戴曾昀,却也不妨碍她对华御尧春心荡漾。

    魏玉岚和温媚绫都不在,这群吃了亏的弟子们再次蠢蠢欲动起来,都想要好好收拾云长歌一顿。

    正好碰上这一日华御尧去中灵界找莫篱笙,唐舞烟去阴黎晩的寝室里两人修炼去了,卫薇安开心的去找了孟一风,云长歌落了单。

    大概是真的吃亏吃的有些怕了,这群弟子们虽然想去找麻烦,却又不敢。

    林消玉和林青阅两人觉得这是个好机会,就趁着云长歌落单,走到饭堂路程一半的时候,直接把人拦了下来。

    云长歌因为修炼的原因,所以吃饭并不在饭点上。通往饭堂的路有一段比较偏僻,他们两人提前在这里埋伏好了,正好堵住。

    “云长歌,我看你这次还往哪里跑!”林消玉一看到云长歌,就气不打一处来。

    华御尧是谪仙一般的人儿,怎么能让云长歌给糟蹋了呢?

    云长歌双手抱胸,对这两个人整日没事找事实在是有些厌烦了。

    “云长歌,上次历练的账还没找你算呢!”林青阅一看云长歌这嚣张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瞪大眼睛,一双眸子里满是怒意,“今日我就要让你知道,我是你惹不起的人。”

    云长歌耸肩,对此无动于衷。

    “我说啊,你们两个整日想着如何找我麻烦,倒不如好好的修炼,万一到时候我进了内院,你们两个却还在外院,我可不就变成了你们的师姐?”云长歌挑眉。

    “你做梦!”林青阅将自家妹妹挡在身后,“妹妹你不用出手,今日哥哥替你报仇。”

    林消玉很享受自家哥哥的这种保护,嘴角微勾,甜甜的笑起来。

    “哎呦喂,你们这是干什么呢?”魏应龄本来打算出来散散步,结果听到声音。这一看,来了精神,笑眯眯的看着几个人,“怎么,我爹爹才刚出去没两日,你们就按耐不住了?”

    “魏应龄,我们不为难,你也别来为难我们。”林青阅在他的手下吃过亏,心里不免的有些打怵。虽然这个魏应龄一直吊儿郎当的不着调,但是修为放在那里呢。

    魏应龄双手抱胸,看看林青阅,忽然间笑起来:“你们和长歌过不去,可不就是为难我吗?”说着,也不管两人的反应,直接催动灵力,就攻击过去了。

    “你耍诈!”林青阅一个没防备,就中了一记,气的都要炸了,“你这叫偷袭。”

    魏应龄耸肩:“我可是正面攻击,只要你没瞎,就能看得见吧?要我说啊,你乖乖的滚蛋,今日咱就当谁都没见过谁。”说着,就要拉着云长歌走。

    “你休想!”林消玉怒了,催动灵力,将两人拦住,“果然,云长歌你这个贱人,勾引一个不够,这是勾引了多少了!”

    云长歌转过头,忽然露出一个浅浅的笑:“所以呢?”

    迅速靠近林消玉,扬手,一巴掌扇在了她的脸上:“林消玉,只有自己内心龌龊的人,才会看别人觉得龌龊。”

    林消玉被打,林青阅恼了,直接催动灵力就冲着云长歌打过去:“云长歌你这个贱人,谁让你碰我妹妹的!”

    云长歌轻松躲过,冲着林青阅笑笑:“到底是谁先招惹的谁,希望你们还没瞎的那么彻底。”

    说着,云长歌再次催动灵力,樱修就出现在了他们的面前。

    “去吧。”云长歌笑吟吟的看着面前的两个人,一双眸子里满是冷漠。

    樱修脚上的红色铃铛发出清脆的声音,随着她迈出步子,空气中带了甜腻的味道。

    已经被樱修吓怕了的林消玉,瞬间捂住了鼻子,还不忘了提醒自家哥哥。

    樱修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两个人,忽然间露出诡异的笑:“今日就让你们看看,到底谁才是惹不起的。”说着,她催动灵力,绿色的灵力闪烁,两个人忽然间脚下一颤,直接跪了下来。

    林消玉惊恐的看着樱修,瞪大眼睛:“你要做什么!”

    樱修轻笑:“前些日子那些谣言都是你传的吧?自己整日勾引戴曾昀,还有脸说别人?像你这样的人,主子打你,都是脏了她的手。”

    樱修也从来都不给别人留情面的,她纤细的手指隔着空气轻轻点了一下,然后直接转身,就消失了。

    林消玉和林青阅两人忽然间就像是发了疯似的,疯狂的跑到了寝室附近,尖叫着,然后给所有人表演了一下,什么叫自己打自己。

    最叫两个人觉得耻辱的是,他们的意识是清醒的,他们在做什么,他们都知道,但就是控制不了。

    不光是控制不了自己的动作,连说话都控制不了。

    “啊哈哈,好开心啊,好开心啊!”林消玉虽然气的都要炸了,但嘴里却说出这种话,一边说着,一边扇自己耳光。

    而林青阅,则是趴在地上,一边舔着地面,一边说着:“真好吃,嗯,好吃,好吃!”

    若是两个人能控制自己说话,估计现在早就把云长歌的祖宗八辈都问候一遍了。

    一群弟子们非常惊奇的看着两个人发疯,一开始是想笑却不敢笑,后来见两个人对他们的指指点点并没有任何的反应,就开始大笑起来。

    虽然林消玉和林青阅两个人气的把这群人都咒骂了十遍八遍的,但是在他们的嘴里,却说着另外的话。

    “啊哈哈,大家快来看我们啊,看我们是不是很厉害?”林青阅说着,搬起旁边的一块大石头,“看我胸口碎大石!”

    他把石头猛地砸向自己的胸口,大概是因为没催动灵力的原因,这石头结结实实的砸上来,他差点疼的没直接晕死过去。

    “啊哈哈,看我厉不厉害,厉不厉害!”这样说着的时候,他的胸口已经渗出血来。

    “这林家嫡长子莫不是发疯了?”有弟子疑惑的看着林青阅,虽然奇怪,但是不得不承认,真的……很好笑啊!

    “那我来表演一个吃草好了!”林消玉说着,四处寻找,发现了不远处的一片草地。现在已经是春天,小草才刚刚发芽,绿油油的一片很是好看。

    林消玉一边说着,直接伏下身子,就像是羊一样,迅速的啃着地面上的青草,一直把这整块地面的青草全都啃得光秃秃的,这才罢休。

    “所以……这片青草得罪林消玉了?”有弟子看着林消玉那恶狠狠的样子,很是不解。

    “那也不用拿小草撒气吧?”又有弟子开始为小草打抱不平,“这林消玉怎么这样,难道是感情受挫,所以才发疯了?”

    一群弟子们窃窃私语,林消玉却像是听不见一样,嚼着嘴里的青草,津津有味的全都咽了下去。

    两个人继续发疯,打滚的打滚,大哭的大哭,然后又疯了一样的绕着整个外院开始跑,一边跑一边叫。现在已经接近晚上了,着实还有些吓人。

    于是,众人们在忍了一会之后终于忍不住了,直接将两人砸晕,然后扔进了寝室里。

    整个外院终于安静了。

    “怎么样,这场戏可还好看?”云长歌看着蹲在一边看的津津有味的魏应龄,问道。

    魏应龄点头,眸子里带着笑意:“我算是发现了,整个外院最惹不起的人,是你吧?”

    云长歌没有回答,直接进了寝室,把魏应龄关在了外面。

    魏应龄摸摸鼻子:难道他说错什么了?好像没有。

    不过,她已经能主动和他说话了,倒也算是进步。不错不错,继续努力!

    魏应龄对自己的表现非常满意,笑呵呵的就往回走了。

    孟一风自从历练回来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再也不会卑躬屈膝,也不再畏首畏尾,变得有主见有担当起来。

    这是一个弟子在遇到孟一风带着卫薇安吃饭,嘲讽了几句之后,用血的教训得出来的结论。

    后来还有人不信,专门去挑衅。这群人自然是打不过孟一风,然后就转为威胁,然而,并没有任何的用处,孟一风不害怕威胁,他们却是害怕他的修为。

    “拿回来了。”华御尧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后半夜了。

    云长歌睡眠比较浅,一感觉到有人在旁边,就瞬间清醒,看到是华御尧之后,这才放心下来:“嗯,我师父现在怎么样?”

    华御尧笑起来:“那小子天赋确实不错,现在已经在魅翎派混成了核心弟子那个级别。他倒是会演戏,一副和你不共戴天的样子,不仅把那群弟子们骗的团团转,更是骗得了长老们的信任。”

    云长歌眨眨眼睛:“所以,他是真恨我还是假恨我?”虽然她偶尔会嘲讽一下自家师父,但应该……不至于记仇吧?

    华御尧将微型宝塔塞进云长歌的手里:“拿着,那小子说了,让你赶紧修炼,去中灵界,好好的大闹一场才好呢。”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六合宝典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