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 > 第095章 长歌被污蔑

第095章 长歌被污蔑

 好书推荐:
    欢迎你!</br>?    她声音本身就有压迫感,再加上戳破尊者的想法,自然让他不喜。

    “你!”尊者气的咬牙切齿,却也不敢在赵昕檀面前真的惩罚云长歌。

    这赵昕檀,明显是看上云长歌了,他自然不敢直接招惹。

    而在一旁的唐舞烟,此刻正笑的灿烂,正在给赵昕檀斟酒,偷偷冲着云长歌眨眨眼。

    云长歌嘴角微勾,看向赵昕檀:“太子殿下找我们来是有事吗?”

    见云长歌理他,赵昕檀高兴不已,直接端起唐舞烟倒的酒一饮而尽,然后就走到了云长歌的面前:“听闻青灵学院有你们几个妙人,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也不知你们……对我印象如何?”

    如此直白的开场,若是换做以前,云长歌可能给他一脚,但现在,并不用。

    云长歌轻笑:“你是幻国太子,我们对你什么印象,很重要?”

    唐舞烟也站起来,缓缓的走到云长歌的身后,笑的灿烂。

    两个女子站在一起,有一种说不出的和谐美感。

    赵昕檀伸出手想要碰云长歌的脸蛋,结果肚子忽然一阵剧烈的疼,紧接着,就放了个屁,他脸色一变,捂着肚子就冲到了尊者面前:“茅厕在哪儿!”

    尊者被吓了一跳,连忙带他去。

    等赵昕檀再出来的时候,面色明显变得憔悴了很多。当然了,在这个过程当中,他回顾了一下,就猜到是唐舞烟搞的鬼。

    “唐舞烟是吗?”赵昕檀眯起眼睛,径直走到唐舞烟的面前,伸手挑起她的下巴,“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下泻药。”

    尊者的脸色瞬间就变了,苍白的脸色,微微颤抖着,他看看赵昕檀,又看看唐舞烟:“你……你……唐舞烟,你赶紧给太子道歉!”

    道歉?

    唐舞烟嘴角微勾,轻笑一声:“尊者,您不就是觉得唐家已经被灭,我无依无靠比较好欺负吗?怎么,现在威胁道你利益了,你开始怒了?”

    “算计我的时候怎么不说呢?”唐舞烟的声音是一惯的温和,说出来的话却让长老的脸色越发难看,直接冲上去就要扇她耳光。

    然而,云长歌走过去直接抓住了尊者的手腕:“尊者,我们尊敬你,是因为你是青灵学院的尊者。但你做出来的事情实在叫人恶心。若是宫欣儿也知道你叫她来,是来陪酒赔笑的,你觉得她会如何?或者,你觉得云府和皇宫那边又会如何?”

    云长歌声音平淡,却让长老冒出一身冷汗。

    “长歌,这……”尊者当然知道后果有多严重,还没来得及说呢,赵昕檀却开口了。

    “云长歌,你们下毒想要谋杀幻国太子,这事儿可不能就这么算了。”赵昕檀的眼睛微微眯起来,“谋害太子,这罪名可大得很,你会成为璃国的罪人。”

    他冲着云长歌阴险的笑,随后转身就走。

    第二日,不出所料的,幻国向璃国宣战了,理由是——青灵学院的人想要谋害皇子。好事者一打听,就知道是云长歌和唐舞烟了。

    顿时,这两个人在百姓心里的形象一落千丈,觉得都是她们两个才害的国家处于战火之中。

    当然,只有少数人知道是怎么回事。

    青灵学院的弟子们集体开始准备战争事宜,心里暗自怨恨两个人。一时间,云长歌和唐舞烟这两个人,真的成为了整个国家百姓们心里的罪人。

    “长歌,父皇说他帮你澄清。”周枫玄实在看不下去了,找到云长歌。

    云长歌点头:“可以,但不是现在。”

    现在就澄清了多不好玩啊,等他们怨恨的很深,但是她又很强大,他们气的牙痒痒想要掐死她的时候,再说出来,岂不是更加爽歪歪?

    周枫玄愣了一下,点点头。

    幻国打歪主意不是一年两年了,一直到现在才发力,可见筹划的有多精心。

    云长歌最担心的是被暗算,华御尧不在,她总觉得心里没底。一想起这个人,云长歌忽然恍惚想起来,自己似乎又有一段时间没有见过他了。

    对一个人这么牵挂,还是头一次。

    就在璃国紧张筹备的时候,幻国的部队已经悄悄的接近了。

    此时的云长歌、唐舞烟和阴黎晩在皇宫里和周龙垣以及周枫玄商讨,整个皇宫里灯火通明,侍卫们都在紧张的巡逻。

    “长歌,朕也不和你绕圈子了,你身边的那个神秘高手,现在在吗?”周龙垣问道。

    和幻国比起来,璃国一点都不占优势,更何况这次谁知道幻国到底准备了多少军力。如果能有华御尧帮忙,他们的难度会大大降低。

    云长歌摇摇头:“他很忙,不过我身边有个红阶高手可以帮忙。再加上守护灵和天界灵兽,独自撑住一方应该不成问题。”

    周龙垣点头,心里稍微舒服了一些。

    之后的军队部署什么的,云长歌几个人自然不会参与,默默的走了。

    云府,云庆梵开始整夜整夜的睡不着觉。他势力、有野心,贪婪,却也是个有良知的人。璃国有多少力量他有个估量,不管怎么看,这场战争都不容乐观。

    更何况,云长歌居然被人骂成是罪人。他当然知道这不可能,心里难受,越发睡不着。

    “长歌,你若是心里难受,可以和爹爹说一说。”这一日,云长歌正在院子里晒太阳,云庆梵走出来,叹息一声,“明明还是个孩子,怎么性子却和个老头子似的。”

    云长歌愣了一下,明白了云庆梵的意思,随即摇头:“我没事。”

    云庆梵拍拍云长歌的肩膀:“这场仗不好打,长歌,爹爹不求别的,只希望你能平安回来。我说过要补偿你,还没实施,你可不能有事。”

    云长歌居然在他的眼中看到了——泪光?

    她心里微微一颤,用力点头:“好。”

    青灵学院等三大学院是跟着璃国的军队一起出战的,云长歌走在后面,人群中不断的有人指着她和唐舞烟发出难听的谩骂,不堪入耳。

    云长歌却像是听不见一样,直直的往前走。

    同行的青灵学院的弟子们和长老尊者,心里舒畅极了。

    云长歌嚣张了这么久,现在终于作死成为了整个璃国的罪人。现在不管她做什么,说什么,绝对不会有人信了。那不如……

    反正这是战场,陷害一把也没什么。

    每个人的心里都酝酿着阴险,只有她周围的阴黎晩几个人,担忧的看着两人。

    幻国的军队早就已经在和璃国接壤的国境线上等着了。远远的就能看到旌旗飘飘,气势很足。

    赵昕檀一眼就看到了人群中的云长歌和唐舞烟,嘴角微勾,站出来:“若你们将云长歌和唐舞烟交出来,我们可以考虑饶你们一命,如何?”

    军队里没有人动,但三大学院的人一听,眼睛都亮了。

    云长歌能感觉到很多双眼睛都盯着她,但她依旧没动。

    “自然,你们可以悄悄的将两个人送给我们。”赵昕檀大笑两声,双方的交战就开始了。

    云长歌和唐舞烟在后面,都没有拼尽全力。和青灵学院这些一个个肚子里满是坏水的人一起作战,实在提不起兴趣。

    第一日的战况极惨,璃国兵将开始损失,死伤无数。而对方,损伤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夜里,双方休战。

    “要我说,这祸本身就是云长歌和唐舞烟惹出来的,凭什么让我们送命?赶紧把她们两个交出去,我们还能继续修炼。”有个弟子忽然站出来,很是不满。

    今日的战争残酷,弟子们几乎受不了,血腥的味道充斥鼻腔,他们除了想吐,还有无边的恐惧。

    “就是!凭什么要我们送死!”

    “她们两个就是祸害,死不足惜!”

    越来越多的弟子们开始声援,就连青灵学院的长老们,也开始拐弯抹角的说云长歌的不是。尊者笑呵呵的起来当和事佬,却明里暗里指责两个人是罪人。

    云长歌只是坐在那里,不说话。

    一群人骂的极凶。

    可他们似乎并没有脑子,幻国这么多年野心勃勃,他们是瞎了吗?这只不过是个借口罢了,就算她们两个没得罪赵昕檀,幻国依旧会攻打璃国。

    “罪魁祸首怎么可能是我的呢。”云长歌忽然笑起来,看着尊者,“你们可以问问你们的尊者做了什么。对幻国的太子卑躬屈膝,就差下跪舔脚了。把我和舞烟叫过去陪酒赔笑,难道这就是一个尊者该干的事情?这就是被给予厚望的高手的所作所为?”

    云长歌声音极冷,谩骂声忽然降了下去,紧接着越发响亮起来。

    “尊者是为了保全璃国,你们当时如果忍一忍不就没有今天的事情了?”

    “贱人,自己作死还要带着我们!”

    “可不是,你们想死自己去死,凭什么拉上我们?”

    “你们就是璃国的罪人,你可和你的师父一样了啊,云长歌,你可真是能耐。”

    一群弟子们恨的咬牙切齿,一个比一个骂的凶。长老和尊者对视一眼,眼中慢慢都是算计——看来云长歌两个人,他们几个不收拾,光是弟子们也可以的。

    不如,他们也搭把手,早点送两个该死的人上路好了。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