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玩宝大师 > 第618章 百闻不如一见

第618章 百闻不如一见

 好书推荐:
    沈歌的父亲笑了笑,对沈重远说道,“爸,您先说能不能考住您吧?”

    “不用看底款我也知道,应该能到明。”沈重远一边说,却又一边看向余耀。

    “这盒子,应该没有底款。”余耀却低声接口道。

    听了这话,沈重远一愣,他儿子也一愣。沈重远愣是因为吃惊,而他儿子、沈歌的父亲愣,显然是惊诧于余耀还没上手就知道。

    而沈歌只是抿嘴笑了笑。

    “怎么说?”沈重远出口问道。

    “这是嘉靖时期的漆盒,有带款儿的,有不带款儿的。宫廷所用和皇家赏赐之物,一般都带款儿。不带款儿的,以民间的东西居多。不过,这个盒子,虽然不带款儿,从做工来看,也是宫廷之物······”

    余耀没说完,沈父就有些讶异了。之前沈重远对余耀赞赏有加,在他面前也说过几次余耀,但他总是想,一个年轻后生,眼力再高,能高到哪里去?或许是因为在古玩点评上犀利点儿,才被沈重远看重。

    但是,这件彩漆戗金银锭盒,本来就是古玩收藏中的冷门,能认出并断代就不容易。余耀却不仅说出是明代的,还点出了嘉靖朝。

    这东西,如果让他不明就里直接鉴定,他是说不了这么具体的。

    最关键的是,现在余耀没拿起来看盒底,居然一阵见血指出了落款的情况。

    “既然是宫廷之物,那你不看底款,如何就能判定?”沈父讶异之余,忍不住开口了。

    “判定宫廷之物,主要是因为做工;而判定没有底款,是因为您刚才拿出来的时候,盒底侧了侧,能看到一部分。”

    一听这话,沈氏父子不由对视一眼,哭笑不得。

    原来是看到了啊!这事儿整的!

    不过,姜还是老的辣,沈重远微微沉吟,忽而摆摆手,“不对!明代嘉靖漆器的落款,主要有两种,如果是细针雕漆款,就这么随着他手上的动作扫一眼微侧的盒底,如何能看明白?”

    “沈老啊,这是一件彩漆戗金的银锭盒,怎么可能用细针雕漆款?只可能是刀刻填金款,只要能侧视盒底,没有闪动金光的感觉,那基本就是无款儿了!”

    “哎哟!”沈重远听了,不由轻拍脑门,“我怎么感觉脑子有点儿短路了,这是彩漆戗金,的确只可能是刀刻填金的款儿。”

    嘉靖漆器的落款方式,主要有两种,一种叫雕漆款,一般用细针直接在漆面上雕刻落款;还有一种叫做填金款,一般是用刀刻出款识,然后填金。填金款的字,自然要比雕漆款的大,而且因为填金,更引人注目。

    “爸,您是因为余耀一下子就点出了是嘉靖朝的东西,惊讶之余还没回过弯儿来!”沈歌的父亲笑了笑,而后又对余耀说道:

    “这只盒子,就因为没款儿,所以找人鉴定有争议,有的说能到嘉靖,有的说万历差不多,也有的说是明末清初的东西。你这要能一锤定音,我就放心多了。”

    “那也得您信我才行。”

    “我信。而且还得请教你呢!”沈父认真说道。

    余耀想了想,“明末清初是不可能的,这种精巧的造型和做工,还有纹饰透出的那种感觉,在明末清初是不会有的。”

    “有见地!”沈父点点头,而后又不由看了看沈歌。

    余耀继续说道,“明宣德之后、到嘉靖之前,近百年的时间,官造漆器的发展,基本是停滞的。这个盒子,肯定不可能是宣德的。综合来看,基本是嘉靖和万历的情况。”

    “对,说是万历的人,还挺坚持。”沈父接话。

    “嘉靖朝的漆器,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变化,出现了精巧细腻的风格。特别是彩漆戗金作品,将一种工艺发挥到了极致。”余耀随后说道。

    沈重远微微点头,“攒犀?”

    “没错。整体风格上,嘉靖和万历都有可能,但这攒犀的工艺,独具嘉靖朝的典型特征,由此就可看出不是万历,而是嘉靖!”

    所谓攒犀,简单来说是一种小圆圈纹,就是在主体花纹之外,既不是一色的漆底,也不是常见的锦地纹,而是密密麻麻的小圆圈。

    这种工艺,不是什么漆器上都有,多是和戗金同时使用的。

    “这样小巧的银锭盒,用攒犀,的确是有点儿自讨苦吃。”沈重远笑了笑。

    “嘉靖朝在银锭盒上,用的也很少。”余耀皱了皱眉,“我甚至猜想,不落款,就是因为太特殊。”

    沈父抚掌大笑,“厉害,太厉害了!”

    正在此时,沈母走回了客厅,看了看自己老公,“能让你说厉害,真不容易啊!”

    “喏!余耀的眼力,怪不得连爸都佩服不已,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

    “切!”沈歌撇了撇嘴,“您连十闻都没有吧?而且还未必信吧?”

    “瞎说话!”沈父冲沈歌这么说了一句,脸上却笑呵呵的。

    沈母此时不由又看了一眼余耀,似乎也有些吃惊,接着开口问道,“小余,我不是很懂古玩,但是能让沈歌他爸说厉害,你是有专门系统学过么?”

    “哪有,我就是在市场里摸爬滚打出来的。”

    “余耀肯定是个天才!”沈重远微微一笑,而后看向沈母,“是不是饭好了?”

    沈母点点头,“是啊爸。那咱们先吃饭?”

    晚饭准备得很丰盛,不过余耀头次上门,也不好意思放开肚皮。这次沈歌坐到了他身边,倒是给他不停夹菜。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期间沈重远爷俩主要在和余耀交流古玩方面的东西,沈重远是早就习惯了余耀的过人见识,沈歌的父亲却是第一次深入交流,听得赞不绝口。

    饭局快结束的时候,沈母瞅个空当,一边招呼余耀,一边问道,“小余啊,你以后有什么打算?还是主要经营一间古玩店?”

    余耀放下筷子,“伯母,其实我现在在店里的时间并不多,主要是在外面跑。”

    “多跑跑不是坏事,不过也得有个打算啊。有没有什么长远规划?比如开个艺术品公司什么的?”沈母又问。
六合宝典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