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合宝典

北斗星小说网 > 快穿:男神,有点燃! > 第1173章 医见倾心(30)

第1173章 医见倾心(30)

 好书推荐:
    “我没这么说。”

    郁涧立即否认,指尖抵着眉心,轻轻的揉了几下。

    离开她……

    他心底从来就没这个想法,即便知道她和郁母的交易,他也只是生气郁母,而不是因为她。

    他喜欢这个女生。

    想用命去喜欢。

    “那就好。”不然我还得拖着这十级伤残的身体,对你做点什么,那就很不和谐了。

    郁涧放下手,突然抬起头来,一字一顿的问:“你需要我吗?”

    郁涧深邃的目光紧盯着她,看着那边的女生没有迟疑的点头:“需要。”

    郁涧心间暖意弥散,血液沸腾似的冲向四肢末端,他低声道:“只要你需要我,我会一直在你身边。如果哪天你不需要我了,我……”

    初筝微微弯腰,按住他的手:“直到死亡我都需要你。”

    郁涧望着搭在自己手背上的白嫩纤细的手,反手握住,声音低哑暗沉:“好。”

    在郁家他们需要的不是他,而是一个郁家大少爷。

    他们根本不需要郁涧这个人。

    郁涧很多时候都找不到自己存在的真正意义,仅仅是为了让郁家更上一层楼,成为他们对外展示的工具?

    他受够那样的生活。

    就算……就算她把自己买下来又怎么样,她需要的是他这个人啊。

    郁涧指尖忽的一凉,他蓦地回神,中指上莫名多了一个戒指。

    “送你。”

    对面女孩子风轻云淡的说,好像她送的不是戒指。

    “为什么……送我这个?”

    “买都买了。”花钱买来的,不能浪费啊!“正好你可以戴。”

    初筝壕气的在兜里摸出一把来:“你换着戴,一个月可以不重样。”

    郁涧:“……”

    她是哪里批发来的假货吧!?

    郁涧后来查了下,她那一把都是真货,有好些还查不到,都是定制款,有他的名字缩写。

    见过送戒指的,没见过这么送戒指的。

    “咦,你订婚了啊?”

    侯医生最先发现郁涧手上的戒指,表情惊讶得能吞下一颗鸭蛋。

    “你这才多久,就订婚了?!”

    “没有。”郁涧道。

    “那你这戒指怎么肥事?”

    “戴着玩儿。”

    “……”侯医生痛批:“你们这些资本家都这么奢侈?”

    郁涧:“……”

    “对了,上次跟你说的那个进修名额,你考虑得怎么样?”侯医生正经起来:“咱们医院就这一个名额,我觉得你去最合适,我探了下院长的口风,也想让你去。”

    郁涧摸着手指上的戒指:“我不去。”

    “为什么不去?多好的机会?”侯医生不解。

    郁涧翻开桌子上的病历看:“进修时间两年……时间太久了,我去不了,让别人去吧。”

    “是不是因为你那个小女朋友?”

    郁涧没说话,侯医生叹口气:“这机会很难得的,你要是不去真的很可惜,而且她的病情也需要你不断学习才能更好的为她治疗啊!!”

    侯医生劝郁涧去,就连院长都找他谈话。

    让他好好考虑这次机会,错过这次,下次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郁涧有些心动,但最后还是拒绝了。

    他不可能让初筝一个人待在国内。

    -

    叩叩。

    “进。”

    郁涧低着头写东西,以为是护士或者哪个医生,没有抬头:“有什么事吗?”

    半晌没听见声音,郁涧抬头,看见初筝的脸,他微微一愣,扔下笔就站了起来:“你怎么来了?”

    “不舒服。”

    郁涧眉头一蹙,紧张的问:“哪里不舒服?”

    初筝按了下胸口,郁涧扶着她坐下:“怎么会不舒服?你今天做了什么?”

    “不知道,有点闷。”她今天睡一觉起来就这样,以为过一会儿就好了,谁知道一直这样,现在她感觉有点喘不过气。

    郁涧手忙脚乱的叫护士进来,把初筝送去检查。

    -

    郁涧拿到检查结果,看完之后,发现自己手有些发抖,他微微吸口气,按照医院留的家属联系方式,拨给卢爱玲女士。

    “喂?”

    “您好,我是宓初筝的主治医生,郁涧。”

    卢爱玲女士有些吵,让他稍等一下,一分钟后安静下来:“郁医生有什么事吗?”

    “如果您有时间的话,我希望能当面聊。”

    “是小初病情加重了吗?”卢爱玲女士仿佛猜到什么。

    “嗯。”

    “那行,我马上安排下就回来。”

    卢爱玲女士当天晚上就赶了回来,郁涧晚上不用值班,但他留在医院,怕初筝出什么问题。

    卢爱玲赶到病房,正好看见郁涧握住初筝的手坐在旁边,她表情有瞬间的空白,然后叫一声:“郁医生……”

    郁涧并没有被人父母撞破的尴尬,自然的放下初筝的手:“她睡着了,我出去和您说吧。”

    卢爱玲看一眼病床上的人,点下头,跟着郁涧离开病房。

    郁涧将卢爱玲带到办公室,再次重新介绍自己的身份:“我是她的主治医生,也是她的男朋友。”

    卢爱玲‘啊’了一声,好一会儿才点点头,并没什么别的情绪,更担心初筝的病:“小初的病怎么样?”

    “她的情况不太好……我刚才已经和几位医生讨论过,最好的办法就是尽早做心脏移植手术。”

    “我知道,可是这么长时间,医院这边没有通知我们有合适的供体。”

    钱不是问题,心脏才是最大的问题。

    供体不是说有就有……要做心脏移植手术的人不在少数,很多时候病人根本等不到。

    “我想想办法……”郁涧语气有些艰涩,还不忘安慰卢爱玲:“她现在情况还能稳定下来,您也别太着急。”

    卢爱玲和郁涧聊完,确定初筝的情况虽然恶化了,但还没最严重的地步。

    末了,卢爱玲女士才想起最初的问题:“你和小初什么时候开始的?”

    “有一段时间了。”郁涧道:“阿姨你放心,我会好好照顾她。”

    “哎……”卢爱玲看看郁涧,又想起韩靖那个白眼狼:“你既然是小初的主治医生,那也应该清楚她的病情和身体情况,阿姨没别的要求,就希望你不要让小初伤心。”
六合宝典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pk10开奖结果 北京赛车pk10计划网 北京赛车pk10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 北京赛车